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 > 推荐 > 成人小说花千骨

成人小说花千骨

2016-11-18 16:06:59 推荐 来源:http://www.chinazhaokao.com 浏览:

导读:   花千骨——她是世间最后一个神,出生时,满城鲜花尽数凋零,故取名为花千骨。白子画——一生不负长留,不负众生,不负任何人。唯独负了自己 ...

  花千骨——她是世间最后一个神,出生时,满城鲜花尽数凋零,故取名为花千骨。白子画——一生不负长留,不负众生,不负任何人。唯独负了自己的一世韶光。下面是中国招生考试网http://www.chinazhaokao.com/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成人小说花千骨,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成人小说花千骨(1

  天上没有星子,更没有月亮,漆黑得像一个大洞,让人有些颠倒分不清上下,似乎一失脚就要坠进去。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孩孤零零一个人在路上急速的走着。右手握着一小串佛珠碎碎的念,左手提着个油皮灯笼。

  与其说她是走不如说是在跑,因为那些东西一直在后面跟着她,只是因为佛珠的原因不敢太靠近。周围漆黑一片,只看得见灯笼荧荧鬼火一般在半空中飘移着。四野寂静得有些诡异,连流水声,虫鸣声都听不见。

  马上就要到村子里了,进了村就好了,小孩不断提醒自己,苍白着脸,冷汗直往下掉。腾出右手把身上披的八只黑狗皮拼制成的披风裹得更严实一点,妄图不让自己的气味更多的散发出去。

  可是走到村头的小石拱桥上,小孩还是傻那里了。一个打着纸伞的女人站在桥上正对着她,伞面上绣的是红得耀眼的桃花,白『色』的衣裙上也是。伞打得很低,看不见脸。明明是炎热酷闷得没有一点风,可是那裙袂却激『荡』的上下翻飞着。

  小孩吓得停在那里双腿直打颤,完了,遇上鬼拦路了。

  “南无阿弥陀佛……”她继续低声念着,侧过身子想从桥另一边过,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她。却发现她眨眼间又站在了她的面前。精致的白『色』绣花鞋上沾满了泥,脚边是一滩的水,还有各种绿『色』的水藻和贝壳。这时她才看清,那裙摆上的哪是桃花,分明是溅染的鲜血。

  突然,手中灯笼本应该温柔的黄光开始诡异的从青『色』变成红『色』,好像也被血染过了一样。空气里满是刺鼻的河里的膻气与血的腥臭。

  “南无阿弥陀佛……”硬着头皮把佛珠举到前面,那女鬼退了两步,小孩又前进两步,那女鬼又退两步。快到桥头时,却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起。

  咣的一下,面前的女鬼散裂了开来,肢体断作无数截,仿佛被硬生生砍碎一样,一地都是血和蛆虫。

  小孩吓得差点扔了手中的佛珠还有灯笼就往回跑,两条腿抖个不行。

  却见有个圆圆的东西骨碌碌的从伞下滚了出来,滚缠着黑『色』的长发,竟然是那个女人的头。小孩浑身上下如被冰冻,半点都动不了了。一个声音不停的在心底喊,快跑快跑,可就是挪不开半步。

  那头皮球一般,S型的左右『乱』窜,撞到桥栏又反弹回来,一会儿就蹭到了小孩的脚边,吓得她差点没整个瘫软的坐在地上。

  静止了片刻,小孩瞪着脚边那个突然不动的头,心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却见突然,那个头一下翻转过来,小孩这才看到她的脸,脸上黑乎乎的两个大洞,眼睛竟然被硬生生抠去。一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另一只由一些血管、神经和组织牵连着半挂在脸上,晃来晃去,白惨惨的眼珠还飞快的转着,向上直瞪着她。嘴唇似是被河里的鱼都咬烂了,残缺不全得瑟瑟哆嗦似是要向她说些什么,却只发出风吹木头门一样嘎嘎的响声。

  小孩忍住呕吐的冲动,跨过那个头就往前跑,顾不得正踩在一地的残肢上。突然间腿被抓住,是一只半截的右手,手指在水里泡涨了,腐烂而发白,手臂肉端处可以看见森森的白骨。

  惊恐当中,发现那个脑袋又飞快的向自己弹了过来,张开大嘴就咬到了自己的右腿小腿上,剧痛之中更加伴随的是刺骨的阴冷,瞬间传遍了四肢百骸。

  小孩挥舞着佛珠向那头上打去,然后听见一阵仿佛生肉放在烧红铁板上的嘶嘶响声,好一半天那个头才松口脱落。小孩拔腿就跑,却突然听见什么破裂的声音,脚底下什么东西硌着自己。抬起来一看,竟然是那女鬼的另一只眼球不小心被自己踩爆了,正流出滚滚的脓水和蛆虫。

  小孩一边干呕一边飞也似的逃下桥,发现那只手竟然还抓在自己腿上,而那个脑袋还在桥上蹦呀蹦呀,上下牙齿互相敲打着,叫着“手,手,手……”声音又凄惨又恐怖,只是下不了桥,无法追来。惨死在水上的人,灵魂只能永远困在那里。

  小孩使劲把那残臂从腿上扯了下来,用力的抛回桥上。然后转身不要命的往前跑。脸上早吓得半点血『色』都没有了。

  村子里的人此时都睡了,安静得连声鸡鸣狗叫都听不到。小孩在一家『药』店前疯狂敲门,整村人却仿佛都在睡梦中死去一样,没有半点反应,没有一家灯亮。小孩拼着命的敲了好半天里面才有了一点动静。

  “谁啊……”

  “张大夫,张大夫,我是小骨!快救救我爹,他快死了!”叫小骨的孩子心急如焚的大声叫道。

  “哦哦,小骨啊,你别急,等我穿好衣服收拾好,马上,马上……”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提着『药』箱出来了,和她一块匆匆往回赶去。

  “你怎么晚上一个人出来了啊!没遇上什么吧?”

  “刚刚在桥上有……没办法,爹突然病得很重……”小骨拉住张大夫的衣服,躲在他身后,一瘸一拐的走着,身子依然不停的发抖。慢慢的走近小桥时偷偷探出头来,却发现刚刚那一地的残尸还有自己踩碎的眼球全都不见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的八字太轻,阴气太重,天煞孤星,百年难遇。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满城异香,明明盛春时景,却瞬间百花凋残,于是取名叫花千骨。

  父亲是个屡次落第的秀才,因为命硬,倒也一直抚养她到如今。但是因为花千骨体质太易招惹鬼怪,给村里惹下不少麻烦,只好单独领她住在村郊小河边随意搭建的木屋里。

  花秀才请了游方的高僧来给花千骨驱鬼改命格,和尚也只是摇头,给了花千骨一串随身携带多年的佛珠,还有让用八只黑狗的皮做披风掩住花千骨身上普通人闻不见只有鬼怪能闻到的异香。并嘱咐太阳落山后便不要让她出门,这才安然活到了十二岁。

  张大夫怜惜她小小年纪就受如此多的惊恐和磨难。一向对他父女俩多加照顾。他是医生,手上握过太多人的命宿,沾染过太多人的生死,身上阳气和煞气都比较重,一般小鬼不敢来招惹。牵着花千骨的手回到他们住的地方,一路倒也没遇上什么麻烦。

  只是花秀才病得很厉害,和花千骨长期生活在一起,总是难免有各种的邪气缠身,不到四十的年纪却苍老衰弱的像五六十。张大夫一个劲的摇头叹息,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花千骨跑进跑出的烧水,煎『药』,给花秀才抹身,擦汗。半点都不肯闲下来,怕自己担惊受怕,胡思『乱』想。

  花秀才终于还是没能挨到天亮,弥留之际,担心的仍是自己死后,留下花千骨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该怎么办。张大夫安慰他说会收养照顾千骨,花秀才却一不想连累他,二也怕他保护不了千骨多久。于是交代花千骨等他死后去传说中的茅山拜师学艺,等学有所成,就再不怕妖魔缠身了。

  花千骨握着父亲逐渐冰凉的手,心里凄芜荒凉一片。连爹爹都走了,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她生是无泪之人,从生下来哪怕再伤心难过也掉不出一滴泪水。花秀才知道这孩子将来定是命途多舛,所以从小就悉心教导,『逼』着她努力学会独立和坚强。

  张大夫帮她把腿上的伤处理了一下,挤出发黑的脓血,用香灰水洗过,又涂了点糯米,包扎好。只是一点尸毒,倒也并不严重。

  第二天张大夫和村里几个好心人帮着她把丧事简单的办了。张大夫认为她年纪还太小,不能一个人外出去闯『荡』,希望先收养她,最起码先把腿上的伤养好。她却下定决心立马启程,听从父命上茅山去学道。张大夫拗不过她,只好帮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然后又资助了她些许银两。

  第二日晚花千骨裹着狗皮披风,听着屋外的大风还有鬼哭狼嚎,在空『荡』『荡』的木屋中光光的床板上睁着双眼躺了一整夜。脑中蓄满了悲伤和对未来路途的『迷』惘。翌日大清早,便告别村里人向着茅山出发了。

  成人小说花千骨(2

  在路上辛苦颠簸了两个多月,好不容易来到茅山脚下,歇息了一晚,便向山上进发。无奈怎么走,都上不了主峰大茅峰。明明就在眼前了,可是上上下下的又回到原地。

  她不知道是一般的仙山福地都布的有阵法,平常人不得上去,还是说自己又遇上鬼打墙了?

  本就是个路痴,不管指路的人跟她说的有多详细,就算把地图画给她,她也还总是会『迷』路。再加上晚上不能赶夜路,白天又老遇鬼打墙,所以走了那么久才到茅山。

  可是在山上绕来绕去好些天了,从二茅峰到三茅峰,从这个顶到那个洞,明明顶峰就在跟前了,她就是上不去。

  花千骨举目远眺,崇山峻岭之间皆是一片苍翠之『色』,渺无人烟。高高耸立的茅山之巅似绿『色』苍龙之首,漂浮在茫茫云海间。

  唉,神仙啊,你们到底都藏在哪里啊?花千骨抬起头望望刚刚还阳光明媚却突然变阴暗的天空,伸出手去,发现竟下起蒙蒙细雨来。周围除了树还是树,突然又有些分不清哪边是北了。

  花千骨穿着改小了的父亲的青『色』袍子,头发高束装扮成男孩的样子,还戴着斗笠,左手提着包袱,右手杵着树枝临时砍成的拐杖,身上披得依然是她那件形影不离的狗皮大衣。腰间,还别了一把破旧的镰刀。

  雨逐渐大了起来,地上的泥浆裹在脚上,走得更加艰难了。不行,好累,花千骨就地坐在一棵大树下避雨休息。她一般白天赶路,晚上尽量找寺庙、农家或者客栈的马棚落脚。要是碰到荒郊野地,也只好找间烂屋栖身,或者干脆爬到树上睡觉。

  虽然好几次见鬼还有鬼压床,但还好有佛珠还有在庙里求的符什么的守护都没有出什么事,而且她知道父亲的魂灵也一定在默默守护着她。只是最近遇上的鬼魅越来越厉害了,果然是自己那小山村所比不上的。幸好茅山是灵气之地,她虽然在这转悠好几天了,不过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没有遇上什么麻烦。

  掏出馒头大口的吃着,从来都只听众人口中传说什么茅山道士捉鬼降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又真的如传说中的这么厉害。自己身上没多少银子,交不起多少学费,不知道那些道士们,会不会收一个女娃儿做徒弟呢?如果实在不行,那她就只能试着女扮男装。

  雨慢慢收住了,花千骨继续往前走。刚下过雨,林子里有一阵绿叶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天开始放晴,路边花朵上的『露』珠一颗颗都亮晶晶的。花千骨心旷神怡的停下来,蹲下身子睁大眼睛看着,努力回忆着这种花的名字。她从小爱花成痴,无奈过手的花儿都瞬间凋残,化作飞灰。所以她只能看不能碰,郁闷得不得了。

  每次看到花朵心里总是软软的,多想用手戳戳那白『色』的瓣儿,嘟起嘴巴在花蕊上亲几口啊!低下头去,用鼻子嗅了嗅,只觉得自己唇齿之间,都是花朵的清香,心情一阵大好。

  猛的站起身来,却不防下雨地滑,不小心从路边的斜坡上摔了下去。反『射』『性』的伸手抓住地上的植物,锋利的锯齿形草边在手上划开了一道道口子,鲜血滴进土里,四周的一大片花地瞬间全部焦黑,花千骨看着自己做的坏事一阵心堵。

  下面虽不是很高,跌进灌木丛里肯定还是要弄一身伤的。她努力攀着枝枝草草往上爬。脚下一滑,本就松软的泥土全部塌了下去,花千骨手忙脚『乱』的刚好踩到似乎是从斜坡上突出来一个什么东西。然后用力一蹬,爬了上去。

  拍拍身上的泥回过头去一看,自己踩的那个哪儿是石头,分明是一块人的白森森的大腿胫骨,还有部分骨头随着塌下的泥土散落到灌木丛里去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花千骨心里凉嗖嗖的,这尸骨或许是谁在这荒山野岭中被贼人所加害随意扔弃,然后被野兽吃掉的吧。虽然有点胆寒,但还是慢慢的顺着斜坡滑下,把尸骨一点点的搜集拢来用一件衣物包住。然后挖了个不深不浅的坑给埋了,再砍了根木头『插』在坟上。

  “你叫什么名字呢?就写做无名氏好了。呃……我能力有限,也没有薄棺,只能勉强合衣葬你,好歹有个墓『穴』你也不用做孤魂野鬼。你在天有灵,不要怪罪晚辈今天踩到你尸骨之上,我是不小心的。咯,这个馒头孝敬给你吃,你吃饱了就早点去投胎吧……”

  花千骨用小刀歪歪扭扭在木头上刻了几个字,然后拜了拜,转身继续找上山的路。

  只是一直到天快要黑了,依然没有找到,她只好又回到前两天休息的那个洞里。烧一堆火,啃着硬邦邦的干粮。心里不免一阵灰心气磊,这山上真的有道士和神仙什么的么?为什么自己都找不到呢!连首峰也上不去!唉……

  用树枝灌木什么的堵住洞口,夜里仍然还是睡得不踏实。一有点风吹草动的又惊醒了。一直到后半夜,困得实在不行了。『迷』『迷』糊糊中见有人进来,站在自己身边,却是个道士打扮的弱冠少年。

  “啊,终于找见了!请道长收我为徒!”花千骨连忙俯身跪倒在地。

  少年摇头:“快快起来,我今天是特意来向你致谢的,若不是你我魂不得聚,不知道还要在这茅山上飘『荡』多久。”

  花千骨顿时脸『色』煞白的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又撞鬼了:“你……你是白天的那个,那个……”

  少年微笑点头:“你不要害怕,我是专程来谢你的,另外既然你能看见我,我想拜托你帮我个忙。”

  “帮、帮什么忙?”花千骨见他清秀有礼,不像寻常鬼怪,心里的惧意减了许多。

  “我想让你给我师父浮屠道长带句话。”

  “他是茅山上的道士么?”

  “不是,我不是茅山弟子,是崂山派门下。我叫林随意,本来一个月前师父让我来给茅山清虚道长送个东西,可是中途被魔界妖人春秋不败截住,不但抢走了东西还用法力毁了我的灵体。我希望你如果能见到清虚道长的话,把这件事告诉给他,请他转告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一定还着急的等我回去呢!”

  “哦,哦……”花千骨连连点头,“可,可是我要怎么才见得到清虚道长?我来这已经好多天了,找不到上山的路。”

  “你来茅山做什么?”

  “我来拜师学艺。”

  “你一个女孩家也想斩妖除魔么?茅山好像极少收女弟子。”

  “我也不是想要斩妖除魔啦,只要那些东西离我远点,别来缠着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你身上的确有股异香很奇怪,我大老远就能感知。只是我法力尚浅,还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可以跟我说上山的路怎么走么?”

  “你身上一点法力都没有,破不了阵,也开不了密径。最近妖魔频繁异动,各个门派仿佛都如临大敌。茅山金光罩顶,守备森严,到处都是符咒。我惨死妖法之下,『露』尸荒野,既无法魂聚成形,又无法超生离开。在这茅山周边游『荡』了快一个月了都半点靠近不了主峰,所我也没办法帮你上山。”

  “就没有人从山上下来么?”

  “有时候偶尔会有一两个,但大多数都是遁地飞身,腾云御剑直接从山上走的。”

  “哇,真的有可以飞的啊!好厉害!那我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崂山吧,直接跟我师父说,也可以求求他,让他收你为徒,他心很软的,爱吃臭豆腐,你只要不停求他再拿酒和臭豆腐贿赂他,不怕他不答应。”

  “啊,还能这样?”

  “呵呵,我爱偷懒,总挨罚,每次都这样蒙混过关,所以也没学到多少东西。早知道自己多用功一些,或许也不用在春秋不败手下死得那么惨……”

  “你、你别伤心啊,我会尽力帮你的。可是我还是比较想上茅山,这是我爹临死前嘱咐我的,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么?”

  “有吧,以前听我师父说过,在离茅山不远的瑶歌城里,有个叫异朽阁的地方。相传每一任的异朽君都精通秘术,只要你能够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知道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去找异朽君,他一定知道怎样上山的,你在这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也不是办法。”

  “真的么?那好,我明天就下山去找他。”

  “好,那就拜托你了……”

  “嗯,你放心的去吧……”花千骨一面抹冷汗一边跟他挥手告别。

  林随意转瞬不见,花千骨深呼一口气,倒了下去继续蒙头大睡。

  两天之后花千骨站在瑶歌城中心的主大街上,目瞪口呆的望着“之”字型的队伍排满了整条长街。什么样的人都有,上到达官显贵下到乞丐走卒,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篮子萝卜。

  花千骨无语加好奇的拉住一个歪嘴大叔询问异朽阁怎么走,歪嘴大叔斜眼瞅着她。

  “一看你就是来找异朽君解决问题的吧?你顺着这个队伍一直走,到前面再拐个弯,队伍尽头的那个楼阁便是了。”

  花千骨下巴差点没掉下来:“这么多人都是来向异朽君问问题的么?”

  “那是当然,这世上多少人会遇到麻烦需要帮助啊!你以为只有你一个?”

  “那为什么每个人都拿一篮萝卜啊?”

  “异朽君你以为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么?那岂不是要忙死。不光问他问题需要付出代价,见他一面同样也需要付出代价。而这篮萝卜就是啦!我跟你说啊,异朽阁每逢初一十五才开阁,大家都是大老远赶来。这个每次要见他需要的东西都不一样,上次是大白菜,最近这异朽君『迷』上了吃萝卜,结果这附近方圆百里的萝卜几乎都快卖脱销了!可是能让异朽君满意的萝卜寥寥无几,见着他的人就更少啦!那些有钱人大老远的从各地带着最好的萝卜特意赶来,没见着又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

  “啊?见一面都那么难啊?那就没人绑了他或者想办法潜进去见他的么?”

  “啧啧,说你傻吧,你以为这异朽阁是这么好闯的啊,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只能乖乖的带着萝卜站在这排队!异朽阁可厉害了,全天下不管王侯将相还是各门各派,没有人不忌惮的。你想啊,能做到无所不知,那不跟活菩萨一样么!”

  “哦,那我现在得去找萝卜然后来排队是吧?”花千骨心想还好自己赶得巧,不然还得多等上个好几天。一转头发现他们身后已经排了很多人了,队伍移动倒也挺快的。

  “对,可是这附近的好萝卜基本上都卖光了。百姓家里自己种的应该也被收购完了。你去城里最大的专门卖水果蔬菜的怡和堂去看看应该还有卖的,不过剩下的应该都不会很好而且价格很贵,你买了也是白买。”

  “这样啊,那这附近有哪座山上有野生的萝卜么?”

  “你要自己挖啊?你年纪这么小可别一个人往山上跑,这附近山上野兽可多了。”

  “没事,我三根骨头二两肉,老虎见了还不一定吃呢!”

  “你往城西走,那边的山上或许有。”

  “哦,好,谢谢大叔。”花千骨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忍不住问道,“大叔你来这排队又是想问异朽君什么问题啊?”

  “我?我就是想问问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家唯一的一头牛给偷走了!被我知道了,我打断他狗腿!!”

  呃,花千骨抹抹汗水干巴巴的笑了两声,然后转身离开,貌似这个应该去找官老爷吧?这个异朽君还真可怜,不过连这种事他都能知道么?

  她开始满怀期望起来,在西山东转西转,总算找到了几棵萝卜。小心翼翼的挖出来,因为是野生的所以个头小点,但是白白嫩嫩的,随便在衣服上擦了两下泥土放进嘴里,又脆又甜的。最可笑的是,她还挖出了一小株人参。咬了一口以为是萝卜,呸呸呸,一点也不好吃,随手便扔了。

  在小溪里把找到的萝卜洗了洗,没篮子便用衣服包了起来又跑去排队,这时候天『色』已晚,人少了许多。

  花千骨看到坐在门口的一名绿衣女子正在一个个检查,翻着众人筐里的萝卜。然后又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不合格,下次再来。

  轮到花千骨时,紧张得她满手心都是汗。小心的拎住衣角兜着萝卜,给那人看。

  那女子倒是没看萝卜,盯着花千骨打量了良久,然后低声对身旁的红衣女子说了什么,那女子便匆忙的跑了进去。

  “这萝卜可以么?”花千骨怯怯的问,这绿衣女子五大三粗的,比一般男人还长的高,一双大脚快要有她两个那么长。长得倒也不丑,就是样子有点凶。

  “怎么这么小?这是萝卜呢还是蒜头?”

  花千骨连忙辩解:“可是很甜啊!”

  绿衣女子拿了一个尝了一口:“你自己挖的?”

  “对啊,就在西边那座山上。”

  “你也真厉害,跑到『乱』葬岗上去挖萝卜,不过这死人血肉滋养长起来的萝卜味道的确不错,你进去吧。”

  啊?花千骨吓得差点没把萝卜全掉地上,突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浑然不知身后一连串想杀她的目光,跟着一个领路的丫鬟兴奋而好奇的往前走着。她本以为这样一个充满神秘的异朽阁应该生得破破烂烂在某个山林湖畔,桃源深处高高耸立着。没想到不但在闹市正中,而且外面修得富丽堂皇。

  但更让她惊诧的是,一踏入阁内,仿佛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身边烟雾缭绕,连身子都陡然轻盈了许多,仿佛行走在云间。

  花千骨瞪大眼睛,怎么可能?从外面看,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啊,虽然华丽也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楼阁,可是里面却竟然巍峨延绵,犹如宫殿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而最醒目的是正中那一座歪歪扭扭的通天高塔,直『插』入云端,仿佛连到天上一样。可是在外面根本就看不见有这么一座塔啊?

  仿佛踏入了传说中的仙境,她这辈子都从来没到过这么好看的地方,不由自主慢下步子,不停四处张望。前面带路的女子面『色』匆匆也没留意她是否跟上,等花千骨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走的不见了,而自己再一次光荣『迷』路。

  完了,怎么那么大,自己转到哪里了?花千骨在九曲回廊来回穿梭,忐忑不安的到处找刚刚给自己带路的那个女子。惊恐的发现这么大的地,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冷清得诡异,所有房间都是漆黑一片。

  她呼喊了两声,可是只有回音,没有回应。心底开始害怕起来,周围都是云雾,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唯一能清楚看见的就是那个高塔。或许那里会有人?就算没人,她在塔上站高一点吼两声或许会有人瞧见她?

  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朝着那塔走去,看着好像不怎么远,可是一直走到几乎天都黑了,才走到那塔跟前。而惊喜的是二层的塔门居然是半掩着的,里面有微弱的光。

  “有人么?有人在么?”她大声喊,可是依旧没回应。

  慢慢向塔走了过去,突然整个身子向被闪电击中一般一阵麻痹,膝盖一软,差点就站不稳。低下头看见四周地上荧光闪闪,竟然是一幅巨大的五行八卦的图样,而自己似乎不小心刚好踏了进去。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里的迟疑了片刻,发现身体接下来并没有什么不适,便继续往里面走了进去。

  硬着头皮到了塔前,她小心翼翼的开始上楼梯,年久失修歪歪扭扭的塔楼,每走一步都发出咯吱咯吱好像马上要塌掉的声音,害得她心怦怦直跳。

  终于,到了门前,花千骨咳嗽一声,小声问道:“有人在么?”

  依旧没人回答,狠下心,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发出了比见鬼还要可怕的一声划破夜空的刺耳尖叫。

  她发现,塔里到处都是用红『色』丝线悬挂着的人的舌头。

  成人小说花千骨(3

  花千骨从小到大见过的鬼怪多得去了,可是哪怕再怎么血腥恐怖,也没有眼前的这一幕来的诡异吓人。

  成千上万条舌头密密麻麻的从高空中用红线垂挂下来,参差不齐,布满头顶,好像悬挂的尸体。而各种各样的舌头,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颜『色』深有的颜『色』浅,有的干枯发黑,像枯萎的花朵。而有的还舌苔鲜红,舌尖在微微颤动,仿佛不甘红线的捆绑在拼命挣扎,截断的那头甚至还滴着新鲜的血『液』,就像刚刚从人嘴里拔出来一样。

  花千骨一阵作呕,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爬。

  连忙转身往回走,却嘭的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又是一阵惊声尖叫。

  三魂不见了七魄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也不知是人是鬼。一袭宽大的黑衣,犹如蝙蝠的翅膀,上面有奇怪的三角图案与暗纹。脸上戴着一个极端狰狞又恐惧的饿鬼面具,突爆的眼球,还有伸出来的上面扎满了钉子的长长的舌头。

  “阿弥陀佛,不要吃我,阿弥陀佛,不要吃我……”花千骨连连鞠躬,以前听村里说书的老人就讲十八层地狱里有一层叫拔舌地狱,那里的小鬼专爱吃人的舌头。

  佛言:喜两舌谗人、恶口、妄言、绮语、或贡高诽谤经道、嫉贤妒能、恃才傲物,入此地狱。

  狱中鬼卒会用烧红的铁钩直接勾断人的舌头,或者用铁钳夹住舌头,硬生生拔下,而且不是一下拔下,而是慢慢拉长,拽细。然后再用烧红的铁刺刺穿人的咽喉,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能言语,痛苦万分,至千万岁尽。一般再投胎为人者,也多患瘖哑不能言语。

  呜呜呜,莫非自己掉进了拔舌地狱啦?

  “我吃你做什么?”

  却突然听到一个尖锐缓慢的说话,诡异得却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声音,花千骨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

  却见那恶鬼模样的家伙,低下头来,慢慢贴近花千骨的脖子,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赞叹声,像是闻到了好吃的东西。

  “我不好吃的!浑身又脏又臭,你别吃我!我连着赶路已经好些日子没洗澡了!!”

  花千骨一面侧身,一面想溜,无奈路被那人堵住了。

  “你居然破了阵闯进这里,被你看到了异朽阁最大的秘密,难道还想,就这样离开?”

  花千骨欲哭无泪,吊那么多恶心的舌头,谁想看啊!退了两步,借着墙上微光,低下头去看对面人地上的影子,还好还好,不是鬼,不是鬼。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我很健忘的,我一出去就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忘了!你相信我!”

  “哦?我相信你,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呢?你要我相信你的代价是什么?”

  “我,我,我发誓!若有违背,我不得好死!”

  面前的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子递到她面前。

  “啊!不是吧,要杀人灭口!?”

  “留下你的一滴血。”

  “啊?什么?”

  “留下你的一滴血。”

  “只要一滴血啊,那好办好办。”花千骨咬紧牙关,狠下心去,终于在食指上割了一道口子,挤了一滴血出来。滴在了那人递过来的一个亮亮的东西上。

  “这下我可以走了吧?”太可怕了,位于那么多舌头的虎视眈眈之下,面前还有那么恐怖的一个人。

  “你不是来找我问问题的嘛,都还没问,就这么急着想离开?”

  花千骨愕然:“你,你是异朽君?”

  “是。”声音拖得长长的,显得阴阳怪气。花千骨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异朽君是这个样子,不过倒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

  “你喜欢吃萝卜?”突然很好奇的忍不住问道。

  对面的人咳嗽两声,花千骨觉得他是在面具下失笑。

  “这就是你要来向我请教的问题么?”

  “啊,不是不是,有比这更要紧的。我是想问问你我想去茅山拜师学艺,可是怎么都上不了山,有什么办法没有?”

  异朽君沉『吟』片刻。

  “对哦,回答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还要血么?我多得是!”花千骨一副大义凛然的卷起了袖子。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用不着付出你的血,你不知道你的血多精贵,不要随便浪费。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还有姓名籍贯,总之越详细越好。”

  花千骨疑『惑』的皱眉,是查户籍的么?告诉他那些应该无所谓吧?他不会用巫术给自己下降头吧?却也只有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异朽君点了点头,把那个透亮的『露』珠一样的挂坠递给了她,花千骨拿到眼前细细端详,清亮透彻的如同泪水一般闪闪发光,而里面,竟然有一丝红『色』的血晕,像花瓣凝结其中。不就是自己刚刚流下的那滴血吗?

  “这个……?”

  “这叫天水滴,凤凰的眼泪凝结而成。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茅山了。”

  “啊!真的!这么简单啊!太好了!谢谢你!”

  “不用说什么谢谢,这是应该的。这世间,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些萝卜,是你见我的代价。而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无论是真相还是消息,代价的大小由其价值来决定。你已经付了报酬,我给你解答,可还公平?”

  “恩恩,是不是我想知道什么都可以?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我能不能拜到师,可以活到多少岁啊?”

  “我又不是算命的,未来在你自己手中,我也并不是像江湖传言的那样无所不能。我可以知道历朝历代发生的几乎所有事,还有无数被岁月风尘掩埋的真相,可是,无法预言未来,也永远把握不了人心。”

  “哦……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的呢?”

  “你看到这满阁楼悬挂着的舌头了么?”异朽君手一扬,花千骨低下头不敢抬头看。

  “我的爱好,便是收集人的舌头。”

  花千骨面『色』更加苍白。

  “这里的舌头,有几百年前我祖先收集的,也有最近我才收集的。这些舌头里,有男人的舌头,女人的舌头,老人的舌头,小孩的舌头,皇帝的舌头,也有乞丐的舌头……你喜欢,哪一种?”

  花千骨紧紧抿住双唇使劲摇头。

  “你知道么?这世上万千生灵,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没有一种没有舌头。可是舌头之所以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不是因为味觉而是因为言语。”

  “言语?”

  “你想知道什么是真相么?舌头会告诉你。而收集来越多人的舌头,你便知道了越多的消息。异朽阁为什么成为全天下最古老最神秘的答疑库同时也是情报网,就是因为,我们拥有全天下最多的舌头。”

  “舌头也会讲话么?”花千骨牙关打颤。

  “当然会啊,舌头还会唱歌呢,你过来,我让这个舌头唱给你听。”

  花千骨看那舌头蠕动了两下,吓得退了老远去。

  “不用了,不用了!”

  “这些舌头,每条都是很听话的哟,他们有时候也会需要浇浇水,有时候也需要把窗户打开,让它们晒晒太阳。”异朽君抬头望着这些舌头,宠溺的口气,就像在谈论着自己的孩子。

  花千骨咽了咽口水。

  “你问它们,它们都知道么?”

  “如果是他们生前见过的,经历过的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舌头知道的话,有时候它们也会一起讨论,然后商量出最好的解决办法。”

  花千骨没办法想象几万条舌头聚在一起开会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到哪里找那么多舌头啊?”

  “有的,是从死人身上割下来的,有的,是来异朽阁问问题的人,答应付出的代价,到了那个人快要死的时候,便会有异朽阁的朽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在他未断气前把舌头拿走。”

  “那不是很疼么?为什么不等他死了再取了?”

  “这个,死人的舌头和活人的舌头是不一样的。死人的舌头割下来的话,你只可以问它一个问题,而且它只能回答一遍,说完了,便枯萎了。而活人的舌头,只要你好好灌溉,它可以回答很多问题。当然,一个问题也只会说一遍,等它把所有知道的话都说完了,它才会真正的死去。你看那上面悬挂的,越新鲜的便是刚拔下来的,颜『色』浅点没生气的,便是用了太多次,快要言尽枯萎了的。”

  “太,太……”花千骨不知道是要说太可怕了还是太不可思议了。

  “知道为什么天下人都惧怕异朽阁么?”

  “为,为什么?”

  “是怕异朽阁割去了他们身边或者死去人的舌头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不管是皇宫还是各门各派,很多时候,为了不被异朽阁知道他们的一些丑事或者隐私,常常在下葬前,悄悄割掉死者的舌头,或者在死者舌头上钉满钉子,这样,舌头便不能告密了!”

  “可是,你们可以随便抓了活的人割了他的舌头知道他还有其他人的秘密啊!”

  “也并不是想知道就能知道的,对于活人的舌头来说,它有自己的意志,不像死者那样好控制。所以需要订立契约,答应死前把自己的舌头,献给异朽阁。”

  “好恐怖……幸好……”不然异朽阁就太可怕了,还不把世上的人的舌头都拔光。

  “乖,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异朽君突然貌似温柔的说道,可是那样的声音直叫人冷汗直流。

  “干吗啊?”花千骨飞快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怕被割掉一样的捂住了嘴巴。

  “颜『色』很不错哦,要不要跟异朽阁立约,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不要!”花千骨一口回绝。

  “说不定有一天你会主动来求我的。”

  “我才不会!谁会让人来割自己的舌头!每个人都会有秘密,也应该有秘密。你又不是神,不应该无所不知,还不断泄『露』天机。”

  “哈哈,小孩,你真可爱,不过你的舌头更可爱。”

  花千骨遮住嘴不让他看见。

  “不过。”异朽君突然俯下身子,看着才自己身高一半多点的她阴森诡异的笑了起来,靠在她耳边轻轻说,“只要是我触碰过的舌头,一炷香内不管说什么,都会受我控制哦!”

  花千骨满身鸡皮疙瘩的退后两步:“我干吗会让你碰到我的舌头啊?我现在可以走了么?我还赶着上茅山拜师呢!”

  “当然可以,欢迎你下次光临!”异朽君阴阳怪气的说着,向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花千骨没敢再回头看那到处都是的舌头,飞也似的往外逃去,跑了两步又满脸通红的跑回来。

  “不好意思,我该往哪走啊?”

  “不管遇到任何岔路一直向左就可以出去了。”

  “哦,谢谢。”

  “好吧,这声谢谢,就勉强当你向我问路的代价吧。”

  花千骨一脸无语,真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啊。

  异朽君站在扶栏前,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逐渐远去消失的身影。掏出怀里的一根萝卜,咯嘣咯嘣的咬着吃了起来,果然是甜啊!

  握着萝卜的手,白皙修长,温润如玉。

相关热词搜索:成人小说 花千骨
  • 1、幽若是谁演的(共3篇)(2015-08-30)
  • 2、花千骨幽若(共5篇)(2015-08-30)
  • 3、花千骨歌曲(共5篇)(2015-08-30)
  • 4、花千骨音乐(共7篇)(2015-08-30)
  • 5、杀阡陌死了吗(共8篇)(2015-08-30)
  • 6、十方神器(共2篇)(2015-08-30)
  • 7、花千骨的歌(共5篇)(2015-08-30)
  • 8、花千骨插曲(共7篇)(2015-08-30)
  • 9、花千骨幽若是谁(共5篇)(2015-08-30)
  • 10、花千骨歌(共5篇)(2015-08-31)
  • 11、杀阡陌怎么死的(共7篇)(2015-08-31)
  • 12、杀阡陌最后死了吗(共9篇)(2015-08-31)
  • 13、花千骨里的歌曲(共4篇)(2015-08-31)
  • 14、花千骨杀阡陌死了吗(共4篇)(2015-08-31)
  • 15、电视上的花千骨结局(共6篇)(2015-08-31)
  • 16、花千骨个性签名大全(共1篇)(2015-08-31)
  • 17、幽若花千骨(共5篇)(2015-08-31)
  • 18、幽若是谁(共7篇)(2015-08-31)
  • 19、花千骨配乐(共8篇)(2015-08-31)
  • 20、花千骨所有歌曲(共6篇)(2015-08-31)
  • 21、花千骨主题曲(共8篇)(2015-08-31)
  • 22、花千骨里的幽若是谁(共5篇)(2015-08-31)
  • 23、花千骨魔君结局是什么(2015-09-21)
  • 24、轻水扮演者(2015-09-21)
  • 25、杀阡陌经典语录(2015-09-21)
  • 26、白子画最后一集台词(2015-09-21)
  • 27、花千骨中的歌曲(2015-09-21)
  • 28、花千骨歌曲试听(2015-09-21)
  • 29、花千骨歌词(2015-09-21)
  • 30、花千骨经典台词(2015-09-21)
  • 31、花千骨经典语录(2015-09-21)
  • 32、花千骨演员表(2015-09-21)
  • 33、一共有多少(2015-09-23)
  • 34、花千骨2015剧情介绍(2015-09-29)
  • 35、花千骨的演员表(2015-09-29)
  • 36、花千骨歌曲 花千骨音乐 片头片尾插曲歌词(2015-11-26)
  • 37、《花千骨》不可说歌词(2015-12-09)
  • 38、花千骨音乐(2016-01-08)
  • 39、花千骨歌曲(2016-01-08)
  • 40、美国电影劫匪结局两个人的对白(2016-01-19)
  • 41、伤感经典语录2015款(2016-01-25)
  • 42、关于酒的伤感经典语录(2016-02-14)
  • 43、军营伤感语录(2016-02-18)
  • 44、好的经典语录伤感(2016-02-22)
  • 45、fresh果果花千骨番外(2016-10-10)
  • 1、“成人小说花千骨”由中国招生考试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中国招生考试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成人小说花千骨" 地址:http://www.chinazhaokao.com/tuijian/743675.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