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 > 推荐 > 有钱人私人裁缝

有钱人私人裁缝

2016-11-28 10:23:32 推荐 来源:http://www.chinazhaokao.com 浏览:

导读: 有钱人私人裁缝(共5篇)穿名牌不如请个私人裁缝说到“私人裁缝”,人们都会想起旧上海的阔太太们量了尺寸、选了料子和款式让裁缝量身制作。如今,这股“量身定做”风潮再次兴起。自己做服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颇为流行,可后来,各种做工精致、价格适中的品牌服装大量推出,致使众多裁缝不得不改行。这几年,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许多有钱人越来...

穿名牌不如请个私人裁缝
有钱人私人裁缝 第一篇

说到“私人裁缝”,人们都会想起旧上海的阔太太们量了尺寸、选了料子和款式让裁缝量身制作。如今,这股“量身定做”风潮再次兴起。

自己做服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颇为流行,可后来,各种做工精致、价格适中的品牌服装大量推出,致使众多裁缝不得不改行。

这几年,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许多有钱人越来越追求个性化和品味,大众化的机制服装已经不能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一些手艺高、有一定名气的私人裁缝逐渐又有了市场。

刘女士从浙江来北京做私人裁缝已经一年多了,她的客户多数是30—40岁的高级白领、私企老总和演艺人员,这些人身份高、追求品位,往往以定制出席特殊场合的礼服或演出服为主,有时也定制“独成一派”的生活套装和休闲服装。

普通裁缝的技术主要是在“做”上,通常是顾客拿一块面料来,翻翻服装杂志找一样自己中意的款式,然后裁缝便照葫芦画瓢;刘女士就不一样了,客户对衣服面料、款式有哪些偏好,平时喜欢什么样的休闲方式等她都要了如指掌,另外,客户的肤色、面料与款式的搭配还要融合刘女士的自我设计理念和建议,自始至终要体现“贴身”设计和精工细作,直到试样、修改,让顾客穿上满意的服装为止。

至于私人裁缝的收入,一套服装从设计到制作一般要收两三千元左右,赚的纯粹是“设计费”和“手工钱”,一个客户一年两套服装,有十个固定客户,私人裁缝的收入就相当可观了。

穿名牌不如请个私人裁缝
有钱人私人裁缝 第二篇

说到“私人裁缝”,人们都会想起旧上海的阔太太们量了尺寸、选了料子和款式让裁缝量身制作。如今,这股“量身定做”风潮再次兴起。

自己做服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颇为流行,可后来,各种做工精致、价格适中的品牌服装大量推出,致使众多裁缝不得不改行。

这几年,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许多有钱人越来越追求个性化和品味,大众化的机制服装已经不能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一些手艺高、有一定名气的私人裁缝逐渐又有了市场。

刘女士从浙江来北京做私人裁缝已经一年多了,她的客户多数是30—40岁的高级白领、私企老总和演艺人员,这些人身份高、追求品位,往往以定制出席特殊场合的礼服或演出服为主,有时也定制“独成一派”的生活套装和休闲服装。【有钱人私人裁缝】

普通裁缝的技术主要是在“做”上,通常是顾客拿一块面料来,翻翻服装杂志找一样自己中意的款式,然后裁缝便照葫芦画瓢;刘女士就不一样了,客户对衣服面料、款式有哪些偏好,平时喜欢什么样的休闲方式等她都要了如指掌,另外,客户的肤色、面料与款式的搭配还要融合刘女士的自我设计理念和建议,自始至终要体现“贴身”设计和精工细作,直到试样、修改,让顾客穿上满意的服装为止。

至于私人裁缝的收入,一套服装从设计到制作一般要收两三千元左右,赚的纯粹是“设计费”和“手工钱”,一个客户一年两套服装,有十个固定客户,私人裁缝的收入就相当可观了。

接到英国订单的私人裁缝
有钱人私人裁缝 第三篇

“皮尺、划粉、大头针在裁缝师的手中如魔术般上下起舞。”在杭州大厦恒龙洋服专柜,记者见到了62岁的老裁缝王春尧,他正在给客人试样。而就在前几天,王春尧所在的公司接到了一份900套西服的订单,这份订单的发送者是士加宝公司,一家位于英国伦敦著名的定制洋服第一街— —萨维尔街12号的世界著名西服面料供应商和定制公司。

要知道,手工定制西服不是一般的外贸成衣加工那般容易。两年前,王春尧受邀走进杭州大厦恒龙洋服专柜掌裁时没有想到,定制西服时尚风会这么快的到来,更没想到,他会接到世界著名手工定制公司的订单。【有钱人私人裁缝】

“定制西装打动人的应该是它的过程和细节。定做一套服装,从定款式、挑面料、量尺寸到取服装,中间仅试衣就要两到三次,第一次是毛坯服装,第二次是成衣。定做的过程客人都能看得到,比如前襟的衬里不是粘的,而是裁缝一针一针缝上去的,所以在洗烫多次后,依然挺刮如新。”王春尧师傅明白,只有这样,才能打动他的客人。因为,他清楚他的顾客都是些追求完美和寻找自我个性的人。

士加宝公司的追求完美同样如此。“其实他们在下单之前,就与我们有着8年的合作,只不过这样的合作只停留在面料上。我知道他们作出决定经过了十分慎重的考察和选择。”雇请王春尧的恒龙洋服的负责人鲁先生认为,王春尧手艺最终征服了他们。

“在香港,是西服个性化定制的天堂,因为那里有大量的裁缝店提供顾客无尽的选择,要吸引顾客必须坚持高品质及独特的个性化设计。我们那时侯基本上都得花整整一年时间练习锁扣眼,苦撑了8年才出山的。”王春尧,这个16岁就开始做裁缝的宁波人,把在香港、深圳的国际商务定制店里打磨的一套要领陈述出来后,记者终于知道了英国人为何钟情与他的原委了。

面对如此的青睐,王春尧并没有一点自喜。他说,纪梵希、华伦天奴、杰尼亚、范思哲、HOLLAND&SHERRY、CERRUTI1881、POLO、LV,店里那么多名贵的面料促使他小心翼翼地裁下每一刀,缝上每一针,否则对不起掏钱的那些有品位的客人。 《》

爱上我的私人裁缝---服装时尚定制
有钱人私人裁缝 第四篇

不如去找个私人裁缝 / 广州以法莲制服有限公司

约许久未见的老同学喝下午茶。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大吃一惊!向来以“公事公办”造型示人的她,这次简直是焕然一新——驼色的高领毛衣搭配一件深蓝色斗篷,利索的肩形与夸张的下摆构成很强的立体感,再配以一双红色系丝袜和暗红色长靴,时尚利落又不失甜美。

我不相信仅两个月她就可以修炼成时尚达人,她公布答案:“是私人裁缝的功劳。”本来,她只是拿了一块棉布料子,想做一条家居裤。直到她问起该用什么样的裤子来搭配身上那件针织衫时,本来懒洋洋的裁缝来劲了,开始指手画脚起来:应该用牛仔布做一条九分裤,后兜用菱形破缝,再用银线切缝„„

就这样,一回生二回熟的,老同学找到了她的私人裁缝兼形象设计师——一以法莲职业装的JAKI。那里收费也实在,她身上的斗篷,150元足矣。150元,在商场可以买到什么呢?以如今的涨价势头,我估计最多也只能买双长筒丝袜吧!

棉花涨价了,人工费涨价了,租金涨价了,各种各样的“公关费”也涨价了。所以,商场里的服饰价格也坐上了“过山车”。前两年标价1000多元,打完折500元左右,就能买到一双不错的靴子,而今没有两三千元根本买不下来。牌子好一点的,款式摩登些的衣服,更是动辄赶超三五千元,大有追平国际一线大牌的架势。

当衣服的价格上涨至心理临界点,当许多人开始厌倦商场的促销游戏,当品牌服饰批量化生产的味道越来越浓„„此时,转个身去找个私人裁缝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振保手按在客室的门钮上,开了门,烟鹂在客室里,还有个裁缝,立在沙发那一头„„裁缝给他一看,像是昏了头,走过去从包袱里抽出一管尺来替烟鹏量尺寸。”《红玫瑰与白玫瑰》里的情节,展开了一幅老上海裁缝师傅给女人们量体裁衣的画面。旧时的女人多讲究呀,连裁缝师傅都是私人的,莫说你的尺寸或优缺点一清二楚,就连你的喜好气质,也能把握得非常精准。

有谚语说“上帝造人,裁缝造型”,可见裁缝技艺所能达到的绝妙境界。记忆中,小时候我和姐姐的衣服,从衬衫到连衣裙到外套,基本上都是裁缝师傅做的。妈妈扯个20多块钱的布,可以过一个漂亮的夏季。虽说后来各种做工精致、价格适中的品牌服装,迫使众多裁缝不得不改行谋生计,不过我以为,不久的将来,伴随着人们对个性化生活的日益追求,那些蜗居在弄堂背面或闹市一角的裁缝店,定会迎来属于它们的美好时光。当然,这些私人裁缝店不似高级定制那样奢华与光鲜,但它们自有其适合普罗大众的经典、实在与雅致。仔细想来,其实也只有手工定制才真正回归服装的本源——为穿而制。

【有钱人私人裁缝】

LV的首席设计师Marc Jacobs曾说:“对我来讲,时尚决不意味着皮草、珠宝或克什米尔羊毛,而是能够拥有真正想要的只属于我的东西。”在裁缝师傅的量量画画与裁裁剪剪中,穿上身的衣服多的可能不仅是个性,还有文化。

中国有钱人的时尚新需求
有钱人私人裁缝 第五篇

中国有钱人的时尚新需求

【有钱人私人裁缝】

ISAIA是个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陌生的意大利手工定制品牌,不过亚洲最大的奢侈品代理公司之一俊思以及同集团下的连卡佛却看中了它。

三年前,俊思将ISAIA带到中国,至今它已经成为连卡佛销售排名前三的男装品牌,其中收入的一半来自量身定制业务。就在8月,与ISAIA签订为期五年独家代理协议的俊思为其在大中华区开出了第一家独立门店,这之后,ISAIA还会在其全球重点市场的中国一、二线城市陆续开设更多的独立门店。今年ISAIA甚至还让意大利的洋裁缝在这里的每个门店坐镇,为顾客亲自量尺寸。

这是中国有钱人的新需求。

据财富品质研究院《2013中国奢侈品报告》的调研显示,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整体出现了定制化需求,有21%的资产在5000万以上的人群表示定制是其购买奢侈品的最直接促进因素。而在2011年时这个高净值人群中愿意为定制付高价的只有14%。

80后私营企业主杨凯就是其中一员。他虽然平时不爱逛街,却会到香港的几家定制品牌亲自挑选面料,与定制师傅沟通款式设计。他的大部分正装以及每双鞋子都来自定制,他喜欢这个过程中可以实现自我定义的感觉。

“大概在两年前,我们感觉到个性定制在中国慢慢上升的趋势,并且市场越来越兴奋。” Kiton的全球总裁Antonio De Matteis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Kiton是另外一家类似ISAIA的有着裁缝传统的意大利男装品牌,这家公司于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那时中国的高端消费者对定制几乎还没有概念,他们认知更多的还是LV、双C等Logo产品,Kiton因此也曾经历过艰难的时期,等待着消费者逐渐升级。

“对品牌认知还不够的时候,购买大品牌总是最安全的,但过去两年那些对大牌已经有较高认知的消费者开始倾向寻找更具专属风格和品质的产品,中国的消费者学习得很快。”香港俊思集团常务董事Thomson Cheng在一次电话中对我说道。

在一线奢侈品大牌中,去Logo化已经成为了一个新趋势。而它们在中国市场纷纷放缓了扩张速度的同时,却开始在高端定制的生意上加大了投入。

奢侈品大牌投身高端定制【有钱人私人裁缝】

Dior的CEO Sidney Toledano在三年前就将中国视为挖掘高级定制新客户的希望,称高级定制在中国有巨大的潜力。Dior从2012年开始已经连续三年在中国举办高级定制时装秀,在上海举办了两年之后,今年4月Dior的整个高级定制团队都飞到香港,还把章子怡、刘嘉玲等明星请到了秀场。

今年4月,HUGO BOSS也正式在中国市场推出了高端量身定制服务,这个德国品牌称,促使他们作出这个决策的原因是看到很多中国游客在品牌的海外门店预定了这项服务。

【有钱人私人裁缝】

同时来自中国的客户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海外的高级定制秀场上。在巴黎的高级定制时装周上,各大时装品牌们都在抢着为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中东的客户安排座位。

虽然这些衣服都在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但这个服务最富裕人群的生意却从来都不是一个暴利行业。

在20世纪20年代奢侈品行业还依旧服务于皇室贵族时,从衣服、鞋子、皮箱到餐具和桌布,每一件都是经过工匠手工定制的。在鼎盛时期,法国奢侈品行业雇佣了30万劳动力,而即便像Louis Vuiton这样的顶级工匠也并没有获得过高的报酬。

到了二战后的50年代,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迪奥为了增加收入来源开始把自己的设计图卖给美国的百货公司,这些中间商拿着这些几千美元换来的设计图在现代化的工厂进行大规模生产,再以50-60美元的低价在美国市场上销售。这个时尚专利的生意后来被YSL转变成了针对年轻顾客群的成衣业务Rive Gauche,从此改变了奢侈品公司的商业模式。

至今,被保存下来的高级定制业务对于奢侈品牌来说仅仅是为了保留奢侈品的地位,然后这块招牌再通过成衣、皮包、配饰、化妆品等赚大众消费者的钱。定制业务在大部分奢侈品牌的收入中占比仅有5%-10%。

LVMH集团执掌人Bernard Arnualt也曾好不遮掩的承认“高级定制赋予我们的生意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奢侈本质,它能吸收多少现金是无关紧要的,与我们损失的钱相反的是,高级定制给予我们品牌形象带来的价值。”

因此奢侈品大牌会不惜成本的开发高级定制系列并以各种艺术的方式把它们搬上T台。 比如Chanel的一件走秀款白色珠片刺绣网纱外套与无肩带小礼服就是由其拥有的Lesage刺绣坊耗时900小时手工完成,所有衣服上的刺绣图样需要先在硫酸纸上勾画出设计细节,然后刺绣师将面料绷在绣框上以法国传统的反面刺绣独门工艺,将珍珠与银色亮片一针一线缝在裁好的面料上。这样一件耗费大量工时的衣服显然无法进行规模化复制。

正是因为定制业务并不赚钱,法国高级时装协会注册的高级定制工作室数量一直在不断减少,过去二十年又减少了一半。皮尔卡丹的高级定制业务曾经雇佣将近500名手工艺人,但到了80年代数量减少到只有50人,再后来这个工作室已经不再注册。

长期以来高级定制业都没有中间地带,要么像上述这些奢侈大牌的高定业务那样附属于产品多元化、拥有国际销售网络的大型时尚集团,要么只能依靠一小群忠实顾客维持生计、坚持以定制为主业。不过近些年随着中东、俄罗斯以及中国新客户的出现,像Kiton、ISAIA这些品牌迎来了新的增长机会。

不同于一线大牌的定制主要针对T台和红毯,把定制作为生意的Kiton为了增加效率、扩大生产的规模,逐渐将定制成衣化,开发半定制的方式。它的工序一般耗时25个小时左右。

这种半定制的方式与传统的Bespoke的区别在于它不单独制版,按照品牌现有的版型、面料和码数为基础,在肩膀、袖口等细节上为顾客做尺寸上的调整,在照顾到顾客穿着合身度的同时,也无需客人等待几个月的时间。

过去顾客每年需要等到Kiton意大利金牌裁缝到访中国时才能到店铺接受量身定制服务,通常金牌裁缝一年只例行来中国三次,每次在密集的15天时间里走遍北京、杭州、成都、太远等六个城市的店铺消化中国顾客的高级定制需求。

意识到这样的安排无法及时满足中国市场可能随时随地出现的定制需求,Kiton在去年提出了将定制“日常化”的概念,这也意味着,随着中国市场的壮大,不仅意大利总部需要派专业人士常驻中国,Kiton还需要在本土培养自己的技术力量,因为这一概念的最大难点就在于技术力量的配置。

除此之外,Kiton也在开发更多的休闲成衣产品来维系日常的销售。目前Kiton定制业务占中国销售额的近四成,而在正装的销售中,70%都来自定制。

每年依然有着双位数增长的ISAIA也已经决定,在第一年派洋裁缝常驻中国市场之余,伴随往后在更多一线城市开店的扩张计划,品牌要在内地和香港寻找更多优秀的裁缝师傅将他们送往意大利培训,以此来建立一支能更灵活应对中国日益增加的定制需求的技术队伍。

为捕捉定制在中国的新机会,更有甚者干脆将定制工厂设在了中国,法国高跟鞋定制品牌Kesslord就是如此。这个在法国、乃至整个欧洲都十分小众的品牌此前只在巴黎自己开设的两家店铺和老佛爷百货以及比利时的Inno百货旗下有售。

在进入中国市场不到一年的时间里,Kesslord一半的收入已经来自高跟鞋定制,并且销售呈现出以定制为主的趋势。预先考虑到一人一鞋模、成本、耗时都较高的高跟鞋高级定制无法同时保证数量和质量,Kesslord在中国市场主打“时尚定制”。

这种定制不会为每位顾客单独制作鞋模再反复试穿反复修改,而是在既有鞋模上,每隔半码设有四个不同的脚型宽度,顾客量脚试穿相应码数的不同宽度后,根据顾客的陈述、反馈再作出细微的调整,最后再依靠3D搭配软件和与技师的沟通,顾客完成对鞋子的皮料、颜色等元素的挑选、搭配。

事实上,工时很长、一人一版的全手工西装定制也早已无法满足这些品牌挖掘新兴市场、实行全球化扩张带来的订单,因为它人工效率低、无法形成规模化的流水线,所以生产量也就非常少,价格亦极其昂贵。

一位在定制业从事多年的高管对我坦言,这些品牌大多已采用手工与机器化结合的方式来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品牌可实现在20多个小时内完成一套定制西装的生产,所谓的手工制作大都也就是保留在领口和肩部的缝制,因为这些部位的高水平手工缝制才能彰显高端西装的个性、将舒适度与美观度完美结合在一起。

在他眼里,高水平的技师、高品质的材料配合个性化的服务才能真正体现定制的内涵,即舒适的个性化服装,而未来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电脑运算速度的不断提升,在定制领域,最终机械会取代人工,然而原产量有限的高品质面料供应始终是一个制约。

于是越来越多的高端品牌加入了对上游原材料供应商的争夺。除此之外,面对尽管还在冉冉升起的中国定制市场,ISAIA、Kesslord们还要为如何争夺更多中国顾客好好思考一番,毕竟对于这些过去虽然个性化服务水平较高但也拘泥、习惯了小规模的新进入者而言,市场拓展能力不足也是它们实实在在的弱点。

相关热词搜索:裁缝私人定制 食人裁缝
1、“有钱人私人裁缝”由中国招生考试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中国招生考试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有钱人私人裁缝" 地址:http://www.chinazhaokao.com/tuijian/752287.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