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 > 推荐 > 王小波黄金时代

王小波黄金时代

2015-09-21 11:32:03 推荐 来源:http://www.chinazhaokao.com 浏览:

导读: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一《王小波黄金时代》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的性爱在中国,无论是在封建时代,还是在新中国时期,“性”始终是一个社会敏感 ...

以下是招生考试网www.chinazhaokao.com为大家整理的《王小波黄金时代》,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更多资源请搜索推荐频道与你分享!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一
《王小波黄金时代》

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的性爱

在中国,无论是在封建时代,还是在新中国时期,“性”始终是一个社会敏感和禁忌的话题,即使在如今的二十一世纪,人们仍然可能会谈“性”色变。在很大程度上,在中国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传统封建儒家文化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人民对“性”的态度和观念。儒家文化作为治国工具,提倡封建伦理纲常包括家庭伦理道德,主张维持封建秩序的稳定巩固,从而对人们的性爱的表达有所压制,结果导致“性”在封建社会成为禁区,有关这方面的书籍如《金瓶梅》也被列为禁书。在新中国成立后,人们仍然深受封建思想影响,“性”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放。特别是在“文革”期间,那更是一个性忌讳、性压抑和性禁锢的时代,人的性欲被主流政治所鼓吹的伟大“革命”所控制和压抑,这是一个荒谬和残酷的禁欲时代。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的背景正是“文革”禁欲时代的中国。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革命”统领、控制和监视着一切,包括人们最隐私的性生活在内,一切都要服务于“革命”的伟大事业。而身处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深受政治氛围影响,“人人都是卫道士,各个都是革命家,人人看牢了自己下身,人人盯紧了他人下身”,捉奸热情令人惊讶。他们的审美被严重扭曲,把真正的美丽当成是罪恶而加以鞭挞。故事中陈清扬之所以被无故当做破鞋,在王二看来,是因为大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乳房下垂。而陈清扬脸不黑而且白,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耸,所以就是破鞋。(第6页)在主流言论的影响之下,一个长相俊秀的清白无辜的女人也可能被冠以各种不良名号。更严重的是,在人们的思想深处,人所具有的生殖器官就是罪恶的化身。(第9页)所以他们竭力地去压制人的自然本能的存在,在他们的逻辑体系中也就是压制罪恶的产生,这样导致人们比惨遭阉割的公牛更加难受,也容易造成更严重的危害。在这样的时代里,主人公王二和陈清扬是作为对传统思想对性爱压迫的反抗斗士存在的,他们有着不同的意见。例如,在王二看来,人类的生殖器是无比重要的,就如“我之存在本身”。(第9页)

首先,他们认为对性爱的追求是符合人的本性的,是人类最自然的需求。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性欲归属于人类的生理需求,这是人类维持自身生存最低级别的但也是最基本的需求阶段。人类的需要是以层次的形式出现的,由低级的需要开始,逐步向上发展到高级层次的需要。那种极端地压制人的性欲的行为,最终将会导致人类根基的倒塌,也无法迈向更高的境界。在《黄金时代》中,王二说道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第11页)所以王二和陈清扬都大胆地遵循着对性爱的渴望,享受着性爱所带来的快感,行使着人类最自然的追求幸福的权利。然而正如前面提到的,当时的主流思想仍然是受中国传统封建思想主导甚至程度更深,社会对人类自然性欲的压制导致了当时人们人性的扭曲和破坏,也导致了人的畸形甚至变态,贻害无穷。他们会通过损坏他人的名誉和践踏破坏他人的幸福来满足自己的快感。他们会冠冕堂皇的宣称仁义道德,但却会通过多种方式包括要求详细的关于偷情情节的检查报告来满足自己的“窥阴癖”。因此,王二和陈清扬对性爱的追逐和对性爱过程的大胆描述都震撼和颠覆了当时的主流思想。

其次,他们认为性爱的目的是为了“伟大友谊”和“义气”,而非传宗接代。陈清扬之所以愿意和王二发生性关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她认为“伟大友谊”是一种诺言,她许诺过要帮助王二,而且是在一切方面。(第54页)所以,她始终坚信自己是清白无辜的,他们所干的事情算不上罪孽,即使是她也不知罪在何处。(第52页)当然,在当时思想主流看来,他们罪孽大了,罪在违反了传统的伦理纲常。古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人们很可能把男女之间的性爱当成了繁衍生殖的工具,而视一切不以生育为目的的性爱都是罪过的。而且,传统来看,男女之间都是先有“爱”(至少要结婚)才有“性”,而王二和陈清扬却是由“性”而生“爱”的,这是败坏风俗的事情。从这方面来看,他们的行动也是对当时传统风俗思想的极大冲击和反抗。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二
《浅析王小波_黄金时代_的语言特色_喻越》

名篇探赏

2010.06

文学教育

浅析王小波《黄金时代》的语言特色

内容摘要:作为九十年代文坛一位特立独行的作家,王小波用自己的独特的语言风格为我们演绎出了《黄金时代》这部“宠儿”。本文从王小波《黄金时代》的文本分析入手,力图多层级、多视角地探究其语言的特色,重点把握其语言的反讽性与荒谬性、趣味性与粗俗性、诗性与理性。

关键词:王小波黄金时代语言特色

在九十年代的中国文坛中,王小波以其个性化的写作风格和与众不同的语言特色,傲然屹立于“文坛外”的文坛中。“他的语言,既富含灵动的诗意,同时又深具智性的趣味,无论在视觉上还是在听觉上都能给观者带来令人惊叹的冲击。”王小波用自己所驾驭的语言文字,在作品中创造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学享受和精神冲击。

一.反讽性与荒谬性“反讽”源于古希腊,是指戏剧角色所采用的一种自贬佯装无知的演出方式。而后,反讽渐渐由一种惯用的修辞手法演变为文学创作中的叙事手法。“反讽都存在着表面和事实之间的对比或反差,这些对比和反差意在取得讽刺、幽默、强调等特殊的效果。”

在《黄金时代》中,充斥着大量

正是这些精致细腻的反讽的语言。

讽刺手法的运用,给《黄金时代》增

《黄金时添了许多独到之处。比如

代》里写王二交代材料的地方:“我以为我的交代材料最有文采。因为我写这些材料时住在招待所,没有

”别的事可干,就像专业作家一样。

这里明明是王二被迫写交代材料,他却视作一种享受,并以此自豪。

荒谬性,是指一种与现实相悖而缺乏合理性的表现手法。在《黄金时代》中,开篇就写王二在云南插队,陈清扬下山找他证明她不是“破鞋”,他却用自己的非逻辑的推论解释道:“所谓破鞋者,乃是一个指称,大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这种语言的荒谬性,给人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也更强烈凸显了反讽效

果,从而透视出那个时代充满荒谬和悖论的特点。

二.趣味性与粗俗性

王小波的文字吸引人的地方,

这些趣还在于其蕴含着的趣味性。

味性表现在智性的幽默和戏谑的调侃之中。“马上我就要逃进山去,可是陈清扬不肯跟我走。她还说,她无疑是当地斗过的破鞋里最漂亮的一个。斗她的时候,周围好几个队的人都去看,这让她觉得无比自豪。”这里通过幽默而戏谑的语言,表达出对当时社会批斗之风的蔑视和嘲讽,也是对自我精神独立的追求。

粗俗性是狂欢化语言的鲜明特征。在《黄金时代》这部经典之作中,随处可见粗话、脏话,以及我们日常生活中才会用到的尴尬词汇,

磨屁股等。这些口语化、如造大粪、

粗俗化的语言的运用,体现了王小

同波语言文字的通俗性、寻常性,

时这些平实的语言表达出鲜活的个性色彩,于俗中见不俗。正因如此,《黄金时代》的语言又兼具很强的随意性,句式的简单明了,更增强了表达的特殊效果,还原现实的本真。

三、诗性与理性阅读王小波,人们也许首先会感觉到的是文字的优美、个性与通畅。然而,在《黄金时代》中我们又能看到什么呢?本人认为,在王小波这种平淡的语言当中,还透露着饱满的诗性与理性。

王小波在写作中,一直都很强调小说要具有诗一样的韵律和美

感,从而达到具有诗般的节奏的特殊效果。《黄金时代》以短句为主,大量使用标点停顿,从而使得字句都具有一种短小铿锵有力、读来琅琅上口的特点。尽管语言口语化,却不影响其诗的韵律的传达,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这种通俗中的隐喻与反讽还折射出关于人生的深刻哲理。《黄金时代》中写王二和陈清扬“搞破鞋”而被批斗反省,他们却

“搞破鞋”,这多处冷淡一如既往地

而睿智的笔墨反映出作者对当时社会无情的批判和驳斥,以及对个性的保守和自我精神自由的追求。

从这里面,我们还可以看出一种对现实的理性思考。作者通过把存在的可笑性揭示出来,没有强烈悲愤的控诉,而是淡然地微笑,不问对错与真假,不去追求道德的尺度。他只是用深沉而敏锐的理性淡然处之,贯穿于小说的始末,由此达到了诗性与理性的交相辉映。

纵观王小波的《黄金时代》,都是平实、浅显的文字。但他又以其语言的“反讽性与荒谬性”、“趣味性与粗俗性”、“诗性与理性”等特点凸现出来,颠覆传统的文学语言创作,成为当代文坛一个最独特的“宠儿”。

参考文献:

[1]谭华:《王小波小说语言艺术探,《文学教育》,2009年5月。究》

[2]刘承云:《论王小波小说语言的狂欢化风格》,《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2010年1月第29卷第1期。学版),

喻越,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学生。

065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三
《评王小波黄金时代》

读冯唐的《猪和蝴蝶》,冯唐说他在上厕所大便干燥中一口气读完王的黄金时代,当时就有发现的快乐,仿佛阿基米德在澡堂子里发现了浮力定律,差一点提了裤子狂奔到街上。

李银河纪念王小波的《爱你就像爱生命》中,李说王是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者。

王小波,1952年生于北京,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工科大学生。其后,王小波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取得文学硕士,再学电脑,于统计系当助教,回国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80年与李银河结婚,1997年4月11日,王小波逝于北京。

《黄金时代》曾是被当局查禁的禁书,甚至不准在国营新华书店摆卖。我读王小波的第一本书就是黄金时代。坦白讲,这本书精彩到让人拍案叫绝,写的坦白,真实,特立独行,写的自由。

开始,他写:“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的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四
《对王小波《黄金时代》研究的文献综述2》

对王小波《黄金时代》研究的文献综述

内容摘要:在中国20世纪后期日益开放的社会文化语境下,王小波的出现无疑是一束异样的星光,在夜空中划出一束夺目的光亮。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文学的多元化天空,作为一个“文坛外高手”,王小波独特的艺术手法,自由人文主义的思路在中国文学界是独树一帜的,其轻松快感的文本形式和深刻批判的文本内涵,是中国当代文学世纪之交的新亮点。他的《黄金时代》是一部巨大的经典之作,目前我国有很多对王小波这一作品的研究颇多,我将从对它的叛逆颠覆个性的人物形象、性内容、以及语言艺术的研究进行综述。

关键词:叛逆颠覆个性 人物形象 性描写 黑色幽默 文献综述

《黄金时代》是王小波小说“时代三部曲”之一,是一部经典之作,在现当代文学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对《黄金时代》这部小说的研究有很多方面,我将从“小说的人物形象、内容、写作特色”的研究进行文献综述。

一、对于《黄金时代》人物的研究,目前存在的观点较多是以下两个方面:

(一)叛逆、颠覆个性的人物形象。王二、陈清扬是作品塑造的两个叛逆的青年形象,研究的观点指向他们的叛逆、颠覆的个性,因为作者以惊世骇俗的言行对抗社会,撕开人性虚伪的面纱。作者通过对他们之间的对立和妥协写出了各自的心路历程,使人物各具神采,深刻地反映出生活的真实。

对于王二的形象,众多研究将其概括为:叛逆颠覆个性⑴、一个彻底的特立独行的反叛者 ⑴。首先王二的形象可在叶从容《两个叛逆者 一台精彩戏》定义为:“一个彻底的特立独行的反叛者” ⑴。王二是个桀骜不驯的人,但他却在浑浑噩噩的形势下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冷静地审视着这个荒谬的时代,以真实对抗矫饰、以放浪不羁对抗所谓的革命行为。让人在哭笑不得的同时,又不禁赞叹他的勇气和智慧。生活逼迫、时代的不容促使他选择了抗 争,既然不能证明自己的无辜,那么他就选择证明自己的不无辜。王二对于遭遇到种种不公正的待遇,没有就此真正沉默,而是创造出一种反抗和超越这种荒谬的方式,其中最震惊的行动便是和陈清扬的爱情,常人眼中的搞破鞋。但他不理会世俗的目光,不在乎别人的蜚短流长。王二的形象是阳刚的,他的叛逆是主动的。

对于王二的身份——痞子身份,对于痞子这一定义的指向,文学作品中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痞子,指一种边缘人物,他们以无道德为道德,以无秩序为痞而不坏,傻而不愚。第二种是文化学意义上的痞子,是指一种人生态度或人生哲学。王二所代表的就是第二种意义,他有与众不同的人生观,向往 1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五
《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的反讽精神》

20093452 汉语三班 李毅

浅析王小波《黄金时代》的反讽精神

摘要:在20世纪90年代,王小波成为了当代小说文学的热门人物。王小波和他的作品被大量地研究,在他去世后更是掀起了一股热潮,出现了“王小波”热的文学现象。一个严肃作家在死后两年时间里,如此地被人们阅读、关注、讨论,应该说是十分罕见的,其中所蕴涵的文化意义是非常丰富的,而它所透露出来的一个基本信息就是,王小波为许许多多的人们深深地喜爱着。作为王小波的代表作之一的《黄金年代》,更是因为其荒诞的语言和深刻的历史反思成为文革题材小说中的经典之作。作为对文革黑暗历史的反思,作者采用了深刻的反讽的方式进行叙述和书写,而反讽精神背后连接着荒诞、幽默、真实和作者的深刻反思,构成了整部小说的主要架构,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研究。

关键词:王小波 反讽 文革 荒诞 黑色幽默

作为一个生前鲜为人知、死后却声名远播的作家,王小波凭借他的那份严肃而深沉的幽默打动了很多的读者。王小波的作品大多是关于文革那个特殊题材的,他在作品中为读者呈现了特定的时代背景之下荒诞离奇而且畸形残酷的社会生活,在那种变态的环境中人性的恶与良善和生命的顽强与坚韧。《黄金时代》是王小波的“时代三部曲”之一,整部小说以“文革时代”为故事背景,叙述了男主角王二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里的生活境遇。和那些同为对历史的反思而写作的文人式的写作不同,王小波摆脱了杜甫式的那种忧国忧民的使命感和教化普通老百姓的救世情怀,以极端的冷静而又玩世不恭的流氓态度和反讽精神从容地叙述了游离在时代和社会边缘的人们的生活状况。从流氓式的写作来看,王小波和王朔很像,也有人说王小波像卡夫卡,不管怎么样,王小波对文革的抒写影响和打动了很多的读者,这可以从他去世后掀起的研究他的文学热潮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来。

一、流氓外衣下的严肃与反讽

《黄金时代》整部小说以倒叙的方式,追述回忆了那段充满了异端体验的岁月,“异端”二字,足以概括那个吃人的社会。小说叙事没有明显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和“王二”的性格一样,无拘无束,打破了时间上的跨度;几个故事情节同时交错进行,始终用一种调侃但背后暗含严肃的风格述说普通人生存状况的荒谬故事。王小波的幽默是带有戏剧性的,不是可以营造出来的,就像阿里斯托芬的《阿卡奈人》等小说中表现出来的那样,看似平淡,一笑带过,笑过的豁达背后蕴含的是对那个“异端”时代下强烈的心酸。小说最开始就提到的陈清扬的和“破鞋”有关的故事,陈清扬急切地想证明自己不是“破鞋”,但在那个年代,她如果证明不了她的无辜,就证明不了自己不无辜。越是荒诞的世界里,看起来越是有逻辑的越是虚假的,这种是非颠倒中,个体的生命只有战胜主导的逻辑世界才能获得自救,这中反抗式的自救也贯穿了整篇小说。

小说开篇作品开篇王二和陈清扬的相识缘于陈想让王证明她不是“破鞋“,王二却说由于陈清扬缺少寡居女人应具备的生理特点,因而必须承认自己是破鞋。他认为寡居女人必是一副萎靡之态,如果有女人一个人过火而青春不减肯定是因为她有在背地里偷情,王二的这种想法在村民中是普遍都有的。所以这种逻辑当然不是王二本人的,而是代表那个时代的观点。照理村民们那样看没什么,但作为知识青年的王二不会蠢到那个地步。王二的看法貌似与当时的环境妥协,其实是深谙世事之后的生存之道,这也在侧面反映了那个异端的时代对正常人性的变态摧残。王二最终不能为她证明什么,原因很简单,“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于是陈清扬莫名其妙就成为了“破鞋”,这是没有道理的;可是在众人看来大家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这本身就是一种荒诞,但它却真实地存在。陈清扬在没有偷情的情况下被人指称为“破鞋”,但当她承认了她和王二所谓的“搞破鞋”问题时,反而没有人再叫她 “破鞋”。同样王二在无休止地写材料交代问题的过程中,并没有按照政治意识形态去检讨自己的错误,而是以一种娱乐心态,在交代材料的书写中展示自己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六
《论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的女性形象》

论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的女性形象

摘 要:《黄金时代》是王小波的“宠儿”,是他成熟期的代表作。其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正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年代。知识分子倍受歧视,往往丧失自我意志和个人尊严。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陈清扬处于这种恐怖和荒谬的环境,遭遇不公正待遇,却用一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反抗着。尽管自己非常孤独,但她勇于追求真实的自我,表达真实的情感,重视自我价值,最终向我们展示了女性的魅力。

关键词:王小波;黄金时代;抗争;女性意识;孤独

王小波是唯一一位两次荣获台湾联合报系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第十三届和第十六届)的中国大陆作家。《黄金时代》是他的《时代三部曲》之一。王小波曾经说:“这篇三万多字的小说里,当然还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我看到了以后,丝毫也没有改动的冲动。这说明小说有这样一种写法,虽然困难,但还不是不可能。这种写法就叫做追求对作者自己来说的完美。”[1]所以《黄金时代》对他来说是完美的。

戴锦华评价说:王小波无疑是当代中国文学乃至20世纪中国文学中一位极为独特且主要的作家。[2]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个个鲜明而独特,《黄金时代》中的陈清扬就是其中之一。小说成功塑造了一个生活在五六十年代那种黑白颠倒时期却独立、坚韧不屈、敢于追求自由的生动完美女性形象——陈清扬。在那种充满屈辱与束缚的年代,她用另一种方式诠释了她存在的意义。

一、不屈的抗争精神

(一)与社会舆论抗争

陈清扬的独特首先表现在她具有顽强不屈的抗争精神。

陈清扬虽然是一个知识女性,但它同样具有传统女性的优秀品质,她善良、纯朴、诚实守信。当她听到这里所有人都说她是破鞋的时候,她魂不守舍,几乎连自己的是谁都不知道了。她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叫她破鞋,虽然她丈夫住监狱一年了,但她从来没有

王小波黄金时代篇七
《_黄金时代_的重写与敞开_王小波的写作与现代新理性的重建》

 第35卷 第2期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年3月 

“黄金时代”的重写与敞开

——王小波的写作与现代新理性的重建

姚新勇

(暨南大学中文系,广东广州510632)

  摘 要:鲁迅的《狂人日记》。这个结构

的两个基本版本在以后的演变中,一个遭到贬抑,文学及现代民族情感产生了持久的结构性影响,质性的艺术超越。本文试图将《黄金时代》,关键词:戏谑的智性;重构现代新理性

I:A   文章编号:100128204(2002)0220116205  王小波在其第一部作品集《黄金时代》的后记中写道:“本书的三部小说被收到同一个集子里,除了主人公都叫王二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们有着共同的主题。……这个主题就是我们的生活。”[1](P373)的确,以作品的素材来看,《黄金时代》应该纳入知青文学的范围,尤其是集子中的《黄金时代》中

(以下简称)更篇三部曲的第一部《黄金时代》《时代》

是在背景与结构上同《血色黄昏》非常接近。然而又如他所说的“还没有人这样写过我们的生活”[1](P373),《时代》不仅与各种知青小说相差甚远,而且与整个中国当代文学写作都极为不同。在王小波那里,文学的叙述向日常生活和理性思维、肉体和精神、荒唐和严肃、嬉戏和反思,向过去、现在和未来无限地敞开;他以其拉伯雷式的狂欢文体[2]和《十日谈》式的无拘无束汪洋恣肆的性爱描写及经验理性式的冷静[3],把我们带入一个相当新异的生命境界中,给中国人的存在提供了新颖的开放性结构之参照。为了对此有比较透彻的了解,我们有必要对中国

现代人的一种压抑性情感结构①做些简略分析。

・・・・・・・  “做中国人很累”,程度不一的抑制性的感情总是常常伴随着我们,类似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生命的欢悦感从来都是他人世界的东西。它作为一种民族性的共同的感觉习惯不仅时常被表现在文学作品中,而且它所具有的情感性结构就与中国20世纪现代文学文本的压抑性对立结构是共构的,其最早的文本呈现就是鲁迅的《狂人日记》。这个篇幅短小的作品奠定了中国20世纪现代文学的压抑性对立结构的两个基本版本:第一个版本是“抽象”的众人的目光所聚成的整体性控制欲望——集体的看,与竭力逃避这种控制的个体欲念

・・・・

——个体的被看所构成的看与被看的对立性结构关

・・・・・

系,它是现代压抑性情感结构的坯基,或曰深层“无意识机制”。这一版本以悖论的形式既展现了压抑性对立结构对个体存在的抑制,又突兀了生命个体对这一机制的超越性欲望的疯狂[4]。另一个版本则是

1

收稿日期:2001-10-18

作者简介:姚新勇(1957-),男,新疆乌鲁木齐人,暨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文学博士。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及当代文化批评。

(structuresofattitudeandreference)这一概念,揭示通① 赛义德(Said)在论述西方文化与帝国主义的关系时,引进了“态度和参照结构”

过西方文本写作一套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扩张相配接的一般性的文化地理观念是如何建构起来并发挥重要功能作用的。正如他所说,这种结构是与雷蒙・威廉姆斯(RaymandWilliams)所说的情感结构(structuresoffeeling)相近的(以上参见《CultureandImperialism》ALFREDA・

“压抑性情感结构”,若去除具体的内容,在功能上——将个人的心理结构同社会结构KVOPF

以上就是招生考试网http://www.chinazhaokao.com/带给大家的精彩推荐资源。想要了解更多《王小波黄金时代》的朋友可以持续关注招生考试网,我们将会为你奉上最全最新鲜的推荐内容哦! 招生考试网,因你而精彩。

相关热词搜索:王小波黄金时代读后感 王小波黄金时代电子书

最新推荐推荐

更多
1、“王小波黄金时代”由中国招生考试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中国招生考试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王小波黄金时代" 地址:http://www.chinazhaokao.com/tuijian/48086.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