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 > 推荐 >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2016-11-19 12:35:21 推荐 来源:http://www.chinazhaokao.com 浏览:

导读: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天下无病。我是个公主,而且是个呆公主。生在皇宫我的相貌就和地里那萝卜......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天下无病。我是个公主,而且是个呆公主。生在皇宫我的相貌就和地里那萝卜白菜那样普通一年四季里,我的表情总是呆滞,眼睛里老是含着迷茫。下面是中国招生考试网http://www.chinazhaokao.com/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执子之手将子拖走,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1

  我走在孟少珏的身后,心脏随着脚步的迈开缩的越来越紧。

  宇文睿就是被关在这样的地方?

  孟少珏突然停下脚步,低头浅笑的看我,“你是要在明处还是暗处?”

  我讽刺的想着我还有这个选择权,孟大少果然人权。我道:“暗处。”

  “你确定是暗处?”他伸手将我颊边的碎发揽到耳后,凤目狭长,眼神善意,“我可以安排你们说几句话。”

  “不用了。”我别开脸,继续往前走,“就暗处吧。”

  他微眯了凤眼,磁性的声音带着宠溺的道:“都依你。”

  牢头带我们进了一间石室,而后用钥匙打开墙上的一个小铁窗,露出了一个类似是用来审视的空格,大小刚好只露出人的眼睛。

  “丞相大人,”牢头哈腰着走近孟少珏,“犯人就在隔壁,您可以从这里直接看。”

  “恩。”孟少珏微微颔首,冷淡的道:“叫他们速度快点。”

  “遵命。”牢头嘿嘿笑了两声,“那小的就先出去了,大人有什么事情的话叫小的一声就可以了。”

  牢头说完便走了出去,牢房内只剩下我和孟少珏。他向我伸出手,凤目意有所指的盯着那个小口道:“阿蓝,过来,你不是想见他吗。”

  我咬了咬下唇,略过他伸出的手直接走到了窗口前。他也不恼,只在我身后笑着道:“阿蓝,可要看仔细了。”

  我不再理会他的话语,透过空格看到了隔壁偌大而空旷的牢房。

  牢房代表的一直是血腥和死亡,越老旧的牢房就表示了有越多的杀孽,无论是那墙上一道道的抹不掉血痕还是坑坑洼洼的墙壁,无一不在诉说着那些人的痛苦和挣扎。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到这个地方,并且这里面关着的人还是宇文睿。

  我看到了他。

  他被绑在十字状的木架上,身形依旧青竹般笔直,修长的四肢却无力地垂落。他身上仍是那件月牙长袍,此刻却已经破碎凌乱,露出身上一道道长鞭状的伤口,触目惊心。他的脸庞依旧俊美,脸色却苍白的几乎透明,像是一碰就会破碎消失。他的唇边还是带着笑,浅淡清冷,却看不到他紧闭的眼里究竟是怎么样的神情。

  我突然就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像是有只隐形的手紧紧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无比痛苦却无法挣脱。

  “这就心疼了?”孟少珏在我耳边低低的笑着,温热的气息暧昧的接触着我的肌肤,“阿蓝,别急,还有更精彩的皇家语言学院

  。”

  我袖下的双手捏的死紧,努力忍住胸口涌上的剧烈疼痛和愤怒。

  这是我早就料到的不是吗?他只是受了点伤,他还很好,所以我不该冲动,我要冷静。

  是的,安柯蓝,你需要冷静。

  隔壁的牢门被打开,几个身形彪悍的牢监走了进来,两个抬着一顶火炉子,一个拿着杂七杂八的刑具,另一个则是提着两桶水,最后一个身穿官服,双手负在身后,气焰嚣张的踱步走了进来。

  官服男子年约四十,皮肤黝黑且身材壮实,满脸横肉一身凶气,不像个当官的反而像个杀猪的。他浓眉狠狠一皱,骂道:“都给我手脚利索点,中午没吃饱饭吗!”

  “是是是,大人稍等,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几个牢监惶恐的道,加快了速度将火炉以及刑具摆好。

  “恩。”官服男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接过一旁人递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翘起二郎腿道:“这小子从昨天到现在就一句话都没说吗?”

  “回大人!”递茶水的牢监甲立刻回话,“他从昨天到现在什么话也没说。”

  “哼。”官服男子一声冷哼,不屑的道:“嘴还挺硬。”他伸手指了指方才拿刑具那个牢监乙,吩咐道:“你去把他叫醒。”

  牢监乙点头应是,上前就要去叫宇文睿,却被边上的牢监甲狠狠的拍了一记,骂道:“猪啊你,大人是叫你用盐水!”

  牢监乙立刻反应过来,往自己的脸上扇了几巴掌对官服男子道:“大人恕罪,小的新来的,小的新来的!”

  官服男子不耐烦的道:“还不快点!”

  “是!”牢监乙马上提着一桶水到宇文睿身旁,从桶里舀了一勺子水往宇文睿的脸上泼去。只是这一泼又换来牢监甲的巴掌,他骂道:“蠢货!大人是叫你泼身上!”

  “啊?”牢监乙还挺迷茫,而后慌忙道:“小的这就往他身上泼!”说罢往宇文睿身上泼了一勺子水还不够,接连泼了好几勺,直泼的牢监甲又拍了他一巴掌,“停停停!这会儿泼完了待会儿泼什么!”

  牢监乙这才停下,唯唯诺诺的退到了一边,“是。”

  官服男子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道:“哪来的蠢货?”

  牢监甲忙道:“大人息怒,这人是刚来的,对这些不大熟悉,小的日后会好好调教他!”

  官服男子“恩”了一声,喝了口茶道:“还挺有趣。”

  牢监乙闻言忍不住露出喜色,指着宇文睿大叫道:“大人!他醒了!”

  只见原本昏迷的宇文睿眉头微不可见的皱起,眼睫轻轻的颤动,而后缓慢的半开了细长的狐狸眼总裁为爱入局全文阅读

  我胸口的疼痛在见到他睁眼的那一刻奇异的淡了下来,只因为他棕色的眸子里的清澈与波澜不惊。

  宇文睿永远都是宇文睿,无论身处何时与何地。

  “宇文公子,”官服男子开口,客气的道:“今日你可有什么话要同本官讲?”

  宇文睿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嗓音似乎因干涸而沙哑,“不知大人希望我说什么?”

  官服男子表情暗下,有些不悦的道:“本官是问,你可有什么话要同本官讲!”

  “哦。”宇文睿淡淡一笑,“大人这话已经问了好几天了。”

  “是,本官问了好几天了。”官服男子忍住怒气道:“那你今日可想好了?”

  宇文睿溢出一声轻笑,“大人觉得呢?”

  “宇文睿,本官没时间和你猜来猜去!”官服男子猛地一拍桌子,震得茶盏都抖了抖,“你安排在皇宫里的奸细是谁,你说是不说?”

  宇文睿懒懒的抬了下眼,“说什么?”

  “你……”官服男子气噎,狠狠的瞪圆了眼睛道:“宇文睿,你别怪本官不给你面子!”他转头对守在刑具旁的牢监丙道:“把那几个小家伙给我拿出来!”

  牢监丙忙回:“是的,大人。”他从刑具箱里翻了一个小铁盒以及一双筷子出来,恭敬的走到官服男子身边,“大人,在这里。”

  官服男子粗声道:“宇文睿,本官再问你一遍,说是不说?”

  比起官服男子的狂怒,宇文睿显得淡定有余,“大人到底希望我说什么?”

  “你!”官服男子气的发抖,大手一挥道:“给我上去!好好喂饱这些小家伙们!”

  牢监丙听令,走到宇文睿身边打开了盒子,然后用筷子夹出了一条粗细如小拇指的……蚂蝗。

  我在一瞬间感到浑身发冷,胃里有东西不住的在翻搅。那人不断的夹出一条条透明且细长的蚂蝗放到宇文睿的伤口上,任由它们蠕动着湿软的身子往嫩肉靠近,而后往深处钻去,既贪婪又迫不及待……

  我死死的咬住唇,止住了脱口而出的呜咽,却停不住逐渐泛红的眼眶和鼻间的酸意。

  那些恶心的东西们就那样死命黏在他的伤口上,它们的身躯开始渐渐饱和,透明的躯干慢慢的染上色彩,由淡到深,由粉到血红,再由血红到暗红。它们贪得无厌的吸食着不属于它们的鲜血,卑劣的让人恨不得立刻踩死它们。

  可宇文睿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淡,似乎他的伤口并没有巴着这些恶心的东西,也似乎那些被吸走的血根本不属于他。

  难怪,难怪他这么苍白,难怪他看上去脆弱的像是随时都会消失……

  “阿蓝道观全文阅读

  。”身旁有人伸手擦掉我的泪,温和的语调却藏着阴郁,“你哭了。”

  我愣愣的回不了神,直到伸手抚上脸颊触到一片湿润时才发现自己真的哭了。

  我……有多久没哭了?

  似乎在遥远的那场婚礼后,似乎在我重新开始生命后,我就再也没落过泪。

  可是现在,我哭了。

  “阿蓝,你知道吗?”孟少珏亲昵的抚着我的脸,眼中风雨欲来,“你越替他担心,我就越想折磨他。”他说完便扯了下墙上垂下的绳子,隔壁牢房立刻响起了轻微的铃声。而那官服男子听到铃声后浓眉一皱,道:“小家伙们吃饱没?”

  牢监丙靠近看了看,眼神露出厌恶与恐惧,嘴里还是恭敬的道:“回大人,都饱了。”

  “那好。”官服男子挥了挥手,眼里也有着嫌恶,“都收回来。”

  于是牢监丙又用筷子将那一条条变的暗红和粗壮的蠕动物体夹回了盒子里,迅速的扔到了刑具箱中。官服男子这时又看向从进门后一直在烧炉子的牢监丁,问道:“好了没有?”

  牢监丁转了转手中烧红的烙铁,道:“大人,差不多了。”

  官服男子走到牢监身旁接过了烙铁,通红的烙铁在他脸上映出红光,更显狰狞。他走到宇文睿面前举起手中的烙铁,问道:“宇文公子,我再问最后一遍,你说是不说?”

  宇文睿的面色比起刚才又苍白了几分,唇瓣毫无血色,可他却仍旧一派云淡风轻,虚弱的道:“大人到底想听我说什么?不如直接告诉我可好?”

  官服男子浓眉紧皱,细眼内满是阴狠的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罢将那烧红的烙铁对着宇文睿的腹部去,单薄的布料不堪高热的烙铁,顷刻间便化为灰烬,烙铁灼在皮肤上的发出了轻微的“嘶嘶”声,皮肤周围甚至冒出了几缕细烟……

  宇文睿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额边青筋暴露,可那紧紧咬住的牙关还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我只能死命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直到嘴里尝到浓重的血腥味,但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痛觉。

  宇文睿。

  眼里的液体似乎越落越急,多的模糊了我的视线,多的我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细微的神情,多的我只能蹲下身子捂住嘴唇低声哭泣。

  表哥……

  孟少珏却在这个时候发难,一把将我拽到他的胸前,毫不温热的抬起我的下巴,狭长的凤目里满是愤怒。他道:“安柯蓝,你还要继续看吗?还要我继续行刑吗?”

  我拼命的在他怀里挣扎,却阻止不了他压着我继续对着窗口,看着那边的男子继续用烙铁躺着宇文睿的腹部,看着宇文睿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看着他俊美苍白的脸上一片冷汗,看着他的唇瓣被咬的鲜血淋漓……

  “你放开权霸时空

  !”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恨意,用力的踢他打他,可他只轻松的束起我的手,薄唇果断的向我压来。他粗鲁的吸吮着我的唇瓣,不顾我的挣扎和唇腔内弥漫着的血腥。泪水和血混杂的味道有些怪异,怪异到在我用力咬了他之后他反而笑了起来。

  他离开我的唇,低沉的笑了起来,留着血的舌尖暧昧的舔了舔唇瓣。

  他道:“阿蓝,你可以救他的。”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2

  是的,我怎么忘了?我手上有藏宝图,我可以救宇文睿。

  我稍微平息了下情绪,沙哑的道:“放了他,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藏宝图之于我什么都不是,而宇文睿之于我……却是唯一的特殊。

  孟少珏神色稍敛,目光柔和的看着我,“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我轻笑了一声,“我给你藏宝图,你放了他。”

  他们都想要藏宝图,无论是皇姐,贺莲臣,亦或是孟少珏。

  无敌的财富,吞噬了多少人的欲望?

  但孟少珏眼中的柔和缓缓的褪下,一股阴暗从眸底扩散,继而冷声道:“你以为我要的是藏宝图?”

  “难道不是吗?”我直直的看他,“我可以给你藏宝图,不仅云弥的,还有云战的,条件是你放了宇文睿。”

  藏宝图和宇文睿孰轻孰重?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宇文睿比较重要。他们三国的纷斗我不想理,他们三国的争夺我也不管,和我有关的仅是宇文睿。

  孟少珏突然笑出了声,低沉的嗓音里却无笑意,“好一个自作聪明的安柯蓝。”他眯起长眸,眼神灼热的看着我,“如果我说我要的不是藏宝图呢?”

  我愣了愣,他要的不是藏宝图?莫非……“你要我帮你去接近皇姐?”然后成为云泽的奸细,为他做事?

  他却不回答,只抬起我的下巴,对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我要的是你。”

  话语落下后,一片沉寂。

  我沉默了一会后开始失笑,讽刺的道:“好主意。”

  一般女子皆以身为先,不论她一开始多不喜一个男子,只要男子得了她的身便等于夺得了心,而后任他予取予求,毫无怨言。

  孟少珏啊孟少珏,你想的果然是万全之策。

  我笑的虚伪,“我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他脸上的笑容褪的干干净净,冷声道:“答应了是最好,不答应我就一直等到你答应,比下耐心也无妨。”他撩起我的一缕发丝,细细的把玩,“今天就到这里。”

  孟少珏说完便牵起我的手往外走,连我再看一眼宇文睿的机会也不给我。我踉跄着走到门外,却被一个人突然撞上。撞我的人正是刚才的牢监乙,他慌忙的低头向我道歉:“姑娘真是对不起,小的没看到您,大人恕罪,小的瞎了狗眼才撞到了姑娘,大人恕罪!”

  孟少珏微微皱眉,“让开。”

  牢监乙立刻诚惶诚恐的退到一边,嘴里继续赔着罪疯狂角色

  。孟少珏也不再看他,拉着我便往外走去。

  我用眼角瞥了瞥那牢监乙,继而紧紧的握起左手,安分的跟他走了出去。

  回到丞相府后青丫正在门口候着,孟少珏对我道:“你好好休息吧。”

  我没有回话,自顾自的回房间然后关上门。

  门外青丫低声和孟少珏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两人便一同离开。我待门外毫无动静后才摊开自己的左手,露出了微微被汗水打湿的一张纸条。

  这是方才在牢房里那牢监乙塞给我的。

  我擦了擦手心的汗,微微颤抖的打开了纸条。

  纸条上详细的写着一个地址,注明着是云泽的密牢。

  那个牢监乙……是宇文睿的人?

  想到这里我有些按捺不住的起身,那牢监既然是宇文睿的人必表示他会叫人去救宇文睿,可他现在写了牢房的地址给我是为什么?我捶了捶手心,难道他根本不能向外面传消息,所以只能写好地址等待时机送出去?

  可是我要怎么才能把这个地址告诉牧一他们?

  我不禁开始来回踱步,送出去,送出去,谁能帮我送?

  我正思索间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些细微的声音,似乎是某种动物在用爪子挠门。我立刻将纸条塞到了靴子里,理了理衣摆后开了门。刚开门便感觉有东西猛的扑上了我的腿,低头一看,竟然是……小黑?

  我抬头,一抹桃红色的身影映入了眼中。

  她弯起唇角,水眸里有星光点点,“阿蓝。”

  来人正是许久未见的莹露。

  她圆润的脸蛋瘦下,一张鹅蛋脸精致小巧,一身骄纵之气收敛,比之以前那个蛮横的丫头明显沉稳了不少,只是她眼中的欢喜还是那样明显,兴奋之意不言而喻。

  “阿蓝!”她小跑到我的身边,双目亮亮的又喊了一声,“阿蓝!”

  我心里也有久违的喜悦泛起,微勾了唇角低声叫道:“莹露。”

  或许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

  我没想过我和莹露的再次见面会是在这个时候,而她明显也很讶异。

  “阿蓝,”她扑进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我,“好久不见!”

  我伸手拍拍她,“恩,很久了。”

  “阿蓝阿蓝阿蓝,我可想你了!”

  “恩,我也很想你。”

  “阿蓝,”她抬头,眼眶微微发红,“你个混丫头!”

  我淡淡的笑笑,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几个月不见,怎么反倒更像小孩子了皇家语言学院

  “哪有。”她倒退几步,转了个身,“你没觉得我长高了吗?”

  我笑着点头,“个子是长了,脾性却小了。”

  她撇嘴,“不和你计较这个,咱们进屋里吧。”

  说罢她拉着我进了屋,两人坐在桌边对视。

  莹露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我喜欢这个横冲直撞的丫头,也喜欢这个有着小女孩伤感喜悦的丫头,我珍惜她,却无法改变她是孟少珏妹妹的事实。这个事实并不能阻止我们的友情,但却一定程度的提醒了我,在某些程度上,我们的意见还是无法统一。

  就比如我无法确切的肯定,自己此刻的喜悦是因为见到久违的莹露多些,还是因为原本的困境出现了转机而多些。

  “阿蓝。”莹露粉嫩的唇瓣微抿,刚才肆意的喜悦褪了几分,“其实我早就听下人们说哥哥藏了个女子在这里,不准别人去打扰,且花了各样的心思去讨好。我也是好奇不已,只是这外面都守着人,我想进也进不来。”

  一直被漠视的小黑突然哼唧了两声,在我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似在附和着莹露的话。我轻轻扯了扯它的耳朵示意它安静,“那你现在……”

  她道:“是哥哥让我来的。”

  我半垂眼睑,孟少珏叫莹露来的目的是什么,安抚我还是说服我?

  她叹了口气,“阿蓝,我到现在都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她抬眸,低低的道:“一夜之间都变了,哥哥不再是云弥的一个小小粮商,而成了云泽的奸细,小叔不再是到处乱跑的商人,而是云泽赫赫有名的将军……连柳如絮都不再是柳如絮。”她苦笑了下,“难怪哥哥和小叔对她这么好,原来她是云泽未来的皇后。”

  她迷茫的看着我,“阿蓝,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还是孟府的小姐孟莹露,我还是对着下人们又打又骂,我还是讨厌着我的表姐柳如絮,我还是不满哥哥和小叔的偏心……可是阿蓝,这些真实的让我感到惶恐。”

  我有些胸闷,这个当初肆意放纵的孩子如今也已经开始成长,对于突然发生的巨变产生迷茫和恐惧,在现实和回忆之间游移。我放柔了声音,“莹露,这些都是真的。”

  “是啊,都是真的。”她笑了笑,有些无奈,“可我却希望他们都是假的。”

  我替她倒了杯茶,淡道:“真和假又有何关系,孟莹露永远都是孟莹露。”环境确实是改变人性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可如果有一颗不轻易被影响的心,那便什么都不怕。

  莹露的手指有些颤抖,嘲讽的道:“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意,我得顾着自己丞相妹妹的身份,我得学好礼仪不给哥哥丢脸……这样的我,还是孟莹露吗?”

  “为什么不是?”我半垂了眸子,“莹露只是长大了异能混世录

  。”长大了,所以要开始面对事实,所以要开始笑脸迎人,所以不能再肆意妄为——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过程,而这并不代表就失去了自我。

  “阿蓝。”她握着杯子的手收紧,低头看着茶水道,“我宁愿不长大。”

  “有谁能不长大?”我微勾唇角,淡淡的看她,“有失必有得,失去了一些,总会得到另外一些。”

  莹露愣了愣,而后便像想起什么一样,脸颊浮上淡淡的红晕。

  我了然,瞧这样子分明是少女怀春,莫非她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如果是真的,那可的确是件好事。

  “阿蓝。”她恢复了精神,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好笑,悠悠道:“你觉得呢?”

  她顿了顿,“是哥哥……抓你来的吗?”

  我摸了摸小黑顺滑的身子,淡淡道:“恩。”

  莹露有些喜色,“哥哥他……和你……”

  我和孟少珏?我道:“我和他没什么。”

  她明显有些失落,但很快打起精神,“我不知道你和哥哥之间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要抓你到这里,但是阿蓝,哥哥真的很喜欢你。”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她们都不了解其中的内情,却又笃定孟少珏对我的深情?

  我抿了抿唇,低道:“他抓了宇文睿。”

  莹露闻言微愣,接着黯然的道:“阿蓝,云泽和云弥之间的事情我不懂,我不懂为什么他们非要争来斗去,也不懂为什么哥哥要抓了你和宇文公子……”她朝我伸出手,有些试探的问:“但无论他们怎么样,我们都还是朋友,对吗?”

  我笑着伸出手,“当然。”

  我们依然是朋友,可是莹露,我不得不在你身上打起主意,因为现在能帮到我的人,只有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3

  “阿蓝!”她兴冲冲的提着裙摆进门,“小黑是不是在你这里?”

  我瞥了眼躲在床角打滚打的欢乐的小黑猪,“恩。”

  她又好气又好笑,“这只猪,你一来连谁是它主子都不知道了,一天到晚往你这里跑,也不怕路上给人拐去宰了!”

  小黑打滚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一下,可很快就抱着被子继续滚,十分惬意。

  我难免有些失笑,“谁不知道你孟小姐的爱宠是头黑猪,敢宰它?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哼。”她鼓起脸颊,“总有一天我要煮了它。”

  小黑闻言听住了滚动,挪着圆滚滚的身子到我身边蹭了蹭,似在讨好。我抱起它扯了扯它的猪尾巴,对莹露道:“煮的时候别忘记带上我。”

  小黑剧烈的扭动了下身子,一双黑眸呆呆的看我,却隐约可以看出其中的不满和控诉。

  我不禁有些发愣,时过境迁,或许没有变的,只有它。

  莹露清脆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对了,哥哥有来看你吗?”

  我摇头,自那天过后孟少珏便没有来过这里,许是要避开我,许是又在计划着什么。

  她支着下巴,“哥哥最近好像很忙啊……”

  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这时响起,“这么念叨着我,莫非是想我了?”

  莹露笑弯了眼,对着门口那道颀长的身影喊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孟少珏轻笑了神,凤目淡淡的划过我,继而停在莹露身上,“听你院子里的丫头说你一天到晚就往这里跑,夫子让你背的书都背好了?”

  “我是出来找小黑的。”莹露辩解,又撇嘴道:“还有那什么夫子布置的书,又枯燥又无趣,看到就昏昏欲睡。”

  孟少珏挑起俊眉,“怎么不见别家的小姐一见就睡?”

  莹露露齿一笑,“那是因为她们都不是我孟莹露。”

  我的喉咙突然有些发痒,我伸手揉了揉,接着继续抱着小黑静静的听他们的谈话。

  孟少珏哭笑不得,“就你会找借口。”他再次看向我,话却是问莹露,“小黑找到了,你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不要。”莹露摇头,“哥哥,我再玩一会就回去,不然多无聊啊,你说是不?”

  孟少珏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发热,嘴里却是淡淡的道:“恩,一个人是有些无聊,多陪陪吧皇家语言学院

  。”他收回视线,狭长的凤目里看不见喜怒,“我还有事,先走了,下回再来看你。”

  莹露低笑着揶揄,“就是不知道你要看的是哪个。”

  孟少珏似笑非笑,不发一语的转身离开。

  “阿蓝。”莹露吃吃的笑着,“哥哥的眼睛都快黏在你的身上了。”

  我只淡淡的应道:“恩。”

  她不以为意的晃了晃脑袋,“你可真冷淡。”

  我没什么笑意的勾了唇角,不冷淡,莫非我还要欢喜的去迎接他?

  真是说笑。

  莹露在我这里待了一个时辰后准备离开,可这是青丫却从门外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见到我们笑盈盈的道:“小姐,蓝小姐。”

  莹露好奇的看着托盘里的两个盅,“怎么现在就送甜点过来了,不是还早吗?”

  青丫将盅分别放在我们俩的面前,开盖散热,“少爷说这几天天气有些热,怕两位小姐上了火,特意叫厨房做了冰糖雪梨炖雪耳。”她转向我,笑的更甜,“尤其是蓝小姐,这几天嗓子有些不好,吃这个比较清火。”

  莹露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哥哥还真是用心啊。”

  我垂眸,不回话。

  用心也罢不用心也罢,干我何事?

  比起一开始我的忐忑惶恐和不安,这几天我明显镇定了不少。在那里见到的情景固然让我心痛,但也告诉我宇文睿此刻是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知道现在的我不能再像只无头苍蝇那般心绪不宁,我应该做的,是如何让关宇文睿的那个地址传出去。

  莹露是关键。

  我自然不会直截了当的问莹露,是否可以帮我传个消息给宇文睿的人,那样得到的结果无非是尴尬和失败。我明白自己不该再心急如焚,而是拾起曾经的耐心好好等待时机。

  我等的只是一个时机。

  这几日莹露有些怪异。

  前几天她在我这里玩的很是开心,拉着我说着自己在这半年内的遇上的事情,高兴或不高兴的,有趣又或无趣的,总之都是神采飞扬之姿,满心欢喜。而这几天她虽然也拉着我说东说西,却经常看着我若有所思,眼里有些意味不明的忧虑。

  我将一切看在眼里却不说话,耐心的等她自己按捺不住。

  “阿蓝。”莹露摘了片桌上盆栽的叶子,“你这几天……心情怎么样?”

  我侧卧在软榻上懒懒道:“还好。”

  “哦。”她应了声,沉默了一会后又装似无意的问:“咦,最近怎么都没看到哥哥,莫非我和哥哥的时间都错开了?”

  我眯了眯眼,思绪震了一下,继而若无其事的道:“你哥哥近日都没有上我这里女学生的男老师全文阅读

  莹露的表情明显愣了愣,“这样啊……”

  我翻了页书,随意的问道:“怎么,想他了?”

  “呵呵,是啊,我好久没看到哥哥了,估计他最近很忙。”她笑了几声,笑容有些勉强。

  我心下一动,但却面色如常,不再说话。

  第二日莹露皱着眉头来到了我房里,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坐到桌边气呼呼的灌了一大口水。我挑眉,“谁惹了你?”

  “还不是冷杨那个笨蛋!”莹露气呼呼的道:“没见过像他这么冥顽不灵的木头!”

  我笑了笑,取笑道:“木头本就是冥顽不灵的,你指望他有多机灵?”

  “可是他也太木头了!”她把杯子重重一放,“别人和他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忠厚老实的不行,难道不会去想想别人是骗他的?到最后知道被骗还只是笑笑说没什么,他以为自己这样别人就会说他好了?呸!个个把他当傻子!”说完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心疼,接着涌上了更多的怒气。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大对啊,这冷杨……“你很关心他。”

  “他?”莹露瞪大眼睛,“我呸!谁关心他!我是看着不顺眼!”

  “哦,是不顺眼啊。”我道:“那你管他做什么,他就算被人设计死了也不干你的事。”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他才不会死!”莹露起身叉腰,“有我在他怎么死的了!”

  我故意问道:“你在他就死不了?你是他的谁?”

  莹露这才意识到被我耍了,走到我身边就捏了我的脸,“混丫头,你竟然耍我!”

  我笑了几声,淡淡的问:“莹露,冷杨是你喜欢的人吗?”

  莹露坐到我身边,托着下巴道:“他说自己喜欢我。”

  “那你呢?”

  “我?”她嘟嘴,“其实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身边的人都有小心眼,他没有,对我好也是实实在在的,没存别的心思。”

  “傻。”我用书敲了下她的头,“这样的人才好。”

  “不好,他老是被人骗,我说他他才知道!”

  “那以后他被骗的时候你提醒他不就好了?”

  “我……”莹露顿了顿,脸上有些泛红,“阿蓝你真的觉得他好?”

  我捏了下她的鼻子,“不好的人莹露怎么可能喜欢?”

  “都说了不喜欢他。”她摆了摆手,在我的注视下有喏喏的道:“好吧,只有一点点,一点点。”

  我但笑不语异能混世录全文阅读

  。

  莹露的眼珠子转了转,“那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我撩了根发丝把玩,缓缓道:“我喜欢的男子可以不英俊,可以不富贵,可以不聪明,可以不会花言巧语……但他要对我一心一意,在他的眼里再无别的女子。”

  她低低的开口,“你喜欢这样的男子?只喜欢这样的?”

  我淡笑的道:“恩。”女人要的感情其实很简单,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但这世界上能做到的男子又有几个?

  最简单的恐怕就是最难的。

  她沉默了许久,有些仓皇的勾起唇角,“这样啊,阿蓝这么美好,肯定会有的。”

  我微不可见的勾起唇角,莹露,你现在不说,没事,我不急,我会耐心的等你告诉我。

  隔天莹露脸色发黑的进了门,“阿蓝。”

  我慢吞吞的抬头,“恩?”

  她咬了咬唇瓣,欲言又止,“我……”

  我心思微微一动,起身拉了她的手坐下,“怎么了,冷杨又惹你生气了?”

  “不是。”她摇了摇头,抓着我的手有些紧,“哥哥最近有来看你吗?”

  又是孟少珏。

  我半敛了眼睑,淡淡的道:“没有。”

  莹露微微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幻莫测。

  我笑了笑,“傻,你哥哥最近可能很忙,所以才来不及看我……”

  “他当然忙!忙着和别的女人定亲!”她脱口而出的喊道,愤愤不平。

相关热词搜索: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1、“执子之手将子拖走”由中国招生考试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中国招生考试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地址:http://www.chinazhaokao.com/tuijian/744475.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