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 > 推荐 > 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

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

2016-11-28 12:31:03 推荐 来源:http://www.chinazhaokao.com 浏览:

导读:   下面是中国招生考试网http: www chinazhaokao com 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有江流 烛 ...

  下面是中国招生考试网http://www.chinazhaokao.com/小编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一)

  今天天气不好,好端端大太阳却突然下起了暴雨。

  我刚下火车,还没走出站台,瓢泼一样的大雨莫名其妙的倒灌下来,瞬间把我淋的湿透。真是见鬼了,接着,一群警察围了上来。

  好吧,莫名其妙,我被抓了。

  此刻,我面前坐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估计也有二百多斤,个头不高,最多一米七二左右。眼睛很小,他又习惯眯起来,就更小了。我认得他,风城刑警队队长,施坤。这一个月来经常因为杀人案上报,据说他是个厉害人物。风城一个星期四人惨死,一个教授,三个在校学生,施坤早焦头烂额了。

  可是,我真的好饿,哎,好想吃番茄炒蛋。

  “施队长,为什么抓我?”我挑起眉眼,一肚子的委屈。我刚下火车,就被几个警察按住,当着那么多同学,很丢人好不好!

  “你不知道为什么?”施坤阴沉着脸,肉都挤在一起,眼神很不善,语气也很不好,憋着满心肝的火气。

  我一下火车就被抓,我知道个腿毛!

  “不过无论是什么事,我都有不在场证明。”我笑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哼!”施坤用鼻子出气。

  “很快,我们教授就会过来,我们学校会抗议。”我吸了一口气淡淡道。

  施坤冷笑,瞥了我一眼。

  “你爷爷江齐从,曾是著名考古学家也是D大教授,十七年前突然辞职,为什么?”施坤忽然岔开话题,没有一点点防备,怎么说起我们家老爷子?

  “很简单,因为那年他捡到了我。”我撇撇嘴。

  “捡?”

  “嗯,我是我爷爷从坟里刨出来的。你知道的,我爷爷是考古学家,就跟些坟呀,死人东西打交道。”我眯起眼,打了个哈欠。这几天一直跟教授在临市搞发掘工作,连觉都没睡好,一回来还给抓进警局,闹不闹心!闹不闹心!

  “坟里?”施坤身子绷紧,脸色灰了一灰,看这个施坤五大三粗的,胆子这么小?

  我笑笑,轻声道,“坟墓是人死后的家,没那么可怕,装修搞好了,住着也很舒服的。”

  施坤闷哼,鼻孔朝天。

  “施队!”一个年轻警察敲门进来,“D大老师来了,说是江流的辅导员,还有她的专业教授,还有教务主任,还有一些学生,还拉了横幅,要我们放人!”

  “闭嘴!”施坤猛拍桌子,我往后疾退,施胖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很唬人。

  “是。”小警察立即噤声。

  施坤斜看我一眼,阴阳怪气,“你挺厉害,挺有号召力。”

  “是你们抓错人了。”我无视他的不满。

  “那你解释下,死了的四个人,尸体为什么会在你的宿舍?”施坤嘴一歪,哼了一哼。

  尸体?我小心肝一抖,原来如此,“你说尸体都在我宿舍?”一想那个画面,胃里就是一顿翻江倒海。

  “是的。这个月的死的四个人,本来都在法医那,隔天就跑到你宿舍。你觉得死人会跑吗?”施坤咄咄逼人,看来他是咬定我跟这事有关系。

  “尸体丢了是你们的错,我从三天前开始就跟教授还有同学去了临市。我就一句话,你们抓错人了。”我环起双臂,冷眼打量着施坤,狠劲思索。

  “队长,不好了!”

  僵持不下间,小警察突然闯进来。

  “怎么了?”

  “外面闯进一个中年男人,拿着刀威胁说要自杀,条件是要我们立即放了江流。”小警察脸色煞白。

  威胁!施坤冷盯着我,眼神很不友善,像是要活剥了我。他猛的站起来手撑着桌子,胖身子前倾,自带压迫感,小眼睛狠狠地看着我,“你给我记住了,我最不怕威胁。”

  说完,他一个箭步冲出去,关门落锁。

  搞什么鬼?我长呼一口气,从口袋里翻出个东西,轻松将门打开来。想锁着我,至少也得先给我穿个琵琶骨,打断手筋脚筋,这样还有点可能圈住我。

  等我赶到,外面一片混乱,地上也是狼藉一片。

  “你们别过来?”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手持着匕首横在脖子上,脖子已经划出一个血道子,往外渗血,扯着嗓子冲着面前的警察大吼,“你们马上放了江流,马上!”

  我躲在一旁,望着那个中年男人,脑袋里搜索一遍,我不认识他。他握着匕首的手不断颤抖,那双手很白,白的能看见青色的血管,像是经过化学药品泡过一样。金丝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透着森森的鬼气,而且他的动作很僵硬。

  我吸了吸鼻子,嗅到空气中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尽管经过人刻意掩藏,很不明显,但闻到的瞬间,仍然叫我心里冷了一冷,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中年人他至少……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江流?”施坤大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收回心神,就见施胖子阴沉着脸,一步步朝着中年男人逼近。

  “对啊,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认识我吗?”我斜倚着墙壁,悠悠道,脸上带着笑。

  “江流!”施坤听到声音,回头见我跑出来,震惊不已,恶狠狠的瞪我。我撇撇嘴,假装看不到。

  “小流!”教授他们见到我,松了一口气,但情势危急,不是说话的时候。

  我端详着中年男人,他是来救我的,但见到我时,眼神却十分的畏惧,跟见鬼似的。我长得不好看,但也没丑到吓唬人的地步,至于吗?

  “时间到了,时间到了……”中年男人忽然开口,小声的嘀嘀咕咕,“时间到了,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我还没说话,中年男人像是听到什么命令似的,身子猛地一颤,猛地给自己肚子来了一刀。顿时,鲜血四溅,痛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中年人没停手,血水从眼睛里流出来,一刀接着一刀捅自己,手起刀落,皮肉绽开,臭气血腥气熏天。

  所有人都愣住了,被这个场面惊到。

  这时,一道黑影从那中年男人的身后急速闪过,抬手狠狠给中年男人后颈来了一掌,中年男人顿时一愣,停下刺杀自己,匕首‘咣当’坠地!

  他长得很好看,身材高大,面庞线条明朗。“好看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堆银针,在中年男人的神庭、人中、天突、紫宮、膻中、鸠尾、中脘穴各刺入一针,手法熟练,动作极快,眨眼,七根银针尽数没入,消失不见。

  接着中年男人终于躺在那一动不动,我心中暗叹,这次他是死透了。

  我唏嘘一阵,缓过神来,投眼看向他。

  他皮肤很干净,嘴唇薄薄的,眼神锐利如鹰,神情冷淡,整个人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和独特的气质,一世孤傲,仿佛不存在于凡世中。

  他冷漠看一眼地上满身是血的中年男人,缓缓地收回手,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很好看,让人想攥住。按爷爷的说法,我还没到对男人有兴趣的年纪,所以,我对这个好看的男人,没有多大兴趣。准确点说,我对人类本身就没什么兴趣。

  不过,我挺好奇他是谁,居然会有这么好的‘碎灵’手法,那中年男人身上残余的灵尽被剥除,粉碎,再过几秒时间,就会化成血水。

  我正想着,施坤快步走上去,望着那个好看男人,嗓音沙哑招呼道,“烛炎,你怎么才出来。”

  我默默念了一遍,烛炎,原来他的名字叫烛炎。

  施坤抹了一把汗,看起来手都在发抖,也是,估计他当警察这么多年,见过不少恶劣场面,但这样拿刀猛插自己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其他人是要么脸色煞白,吓傻了,要么就是连胆汁都给吐了出来。能面不改色,无动于衷的,除了我就是那个叫烛炎的好看男人。

  我收起视线,起身走上去,伸手在中年男人的鼻子处探了探,“他死了,报警吧。”

  “屁话,这里就是警局。”施坤回头瞪我一眼。

  看样子,他真的看我很不顺眼。

  “哦,那,通知殡仪馆吧。”我直起身子,拍拍手,改口道。

  说着,一方手帕被修长白皙的手递过来,我愣了愣,诧异地抬眼望去,是烛炎。

  “谢谢。”我接过来,擦掉手上的血,又将手帕递还给他,他很自然接过。

  “烛炎,就是这丫头……”

  “放了她。”烛炎开口,声音很动听,刮人心肝。烛炎看着我,我心底生出寒意,感觉他这双眼睛之后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的我心里发毛。我抿抿嘴,冲他谄媚的笑笑,他冷淡的避开我的视线,冷冰冰道,“我会去找你。”

  找我?我心里一哼,“好啊,我请你吃饭。”

  “吃什么饭?这人因为你死了,他是你什么人?”施坤瞪着我,怒吼。

  “她不认识他。”我还没回答,烛炎就替我回答,我只好笑着附和点头。

  不认识!

  施坤不信,不认识他会跑来在警局闹,而且刚刚他明明就叫的江流的名字,“烛炎,你没搞错吧。”

  “放了她。”烛炎冷声说了句,语气不容置疑。

  施坤心有不甘,粗声粗气,“烛炎,你别告诉这事跟那丫头没关系?”

  “当然给她有关。”烛炎声音低沉,有力。

  “那你……”

  “不是她做的,是有人找上她了。或者说,不是人。”烛炎皱起眉头。

  “这次是什么东西?一个星期四条人命,再不破案,我这个队长怎么当啊。那个男人可是为了她把自己弄死了。我怎么能放人呢?”施坤咬牙切齿,紧紧握拳。

  烛炎沉默不语,突然外面炸雷阵阵,暴雨倾盆。

  这时,施坤接了一个电话,接着鼻尖冒着点点汗珠,嗓音又粗又厉,“你说什么?”施坤怒吼,脸色变了又变。

  烛炎面无表情,薄唇越发显得他深不可测。

  “小郭说那个自杀的人身份查清楚,叫李枉,是个中学老师,三天前……”

  “三天前就死了。”烛炎接过施坤的话。

  施坤瞥了一眼尸体,又瞥了一眼我,“尸体怎么会从殡仪馆跑到警局来?还像个活人一样的!”

  我耸耸肩,这个我就爱莫能助了。因为我也不知道。

  施坤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却是对烛炎说,“她,她到底是什么?”

  “她很特别,很特别。我倒想知道,她是什么东西。”烛炎黑眸一沉。说完烛炎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我,那眸底的冷意,激灵得我浑身一哆嗦。

  我叹了口气。

  是啊,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会去找你!”

  烛炎走的时候深深看了我一眼,又强调了一遍。

  施坤虽然心有不甘,最后还是放了我。

  教授带着我离开,有辆车来接我们。

  “小流,这究竟怎么回事?”一上车,辅导员就问,几个同学也围着我,一个个瑟瑟发抖,还没缓过劲来,只是进了趟警局怎么闹出人命了。

  我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死的那四个人的尸体怎么会跑到我宿舍?那个中年男人我明明不认识,为什么会要救我,救我就救我吧,又为什么要在警局捅自己,我闭着眼沉思。

  ——————————

  D大座落在风城北郊,占地极广,人烟稀少,周围除了D大没有其他的建筑。据说曾是某个亡国皇帝的行宫,背靠封天山,风景优美,建筑格局风水极。D大是风城乃至全国都非常著名的学府,历史悠久,历史学是D大金牌专业,能考入历史系的学生都不简单。

  我就在D大读书。

  刚到学校我连口气都没喘就被请进校长室,能让先人吃口饭吗?

  D大校长董守方是一位六十多岁气质儒雅作风正派的老帅哥,曾是我们家老爷子的学生,托爷爷的福他对我一直很照顾。

  “小流,你没事吧?”我一进门,董守方蓦地站起来,板着一张帅脸,担心地打量着我,“我在外地考察,接到电话说女生宿舍出现了四具尸体,我赶回来的路上又说你又被带回警局,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几个人类而已,怎么能伤得了我,我摇摇头,“我没事。”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轻松道,“您放心吧,跟我无关。”

  “没事就好,你要出点事老师他肯定会生气。”董守方先是板起脸,没撑过一秒便笑着道,“吃饭没有?饿不饿?你等我一会,我见一个人。结束了你跟我回家,叫徐姨给你做点爱吃的,顺便给老师打个电话省的他老人家担心。”

  吃,我当然乐意,顿时心花怒放,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还没回答呢,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董守方敛起目光,沉声道。

  话音未落,一个男人走进来,灰色风衣沾了些雨水,裹挟着丝丝冷意。

  见到进来的人,我小心肝一个激灵,烛炎?我不由得叫出他的名字,董守方疑惑看我一眼,暗示我保持安静,我干咳两声,低眉顺眼。

  烛炎看到了我,只是眼底飞过的冷冷一眼,便迅速收回视线。

  “烛炎,你来了。”董守方起身迎过去,好像老熟人,我暗自琢磨,没心思管他们什么交情,只想着要怎么跑。

  烛炎微微颔首,客气谦和,“董校长。”烛炎微微一笑,凌冽的空气刹那间温柔很多。我一旁默默坐着,静静地感受自己的多余,这个烛炎不怀好意,我得趁早滚出他的视线才好。

  “快坐。”董守方跟烛炎示意,寒暄道,“你爸妈身体怎么样?很久没跟你爸他喝茶了。”

  “多谢。他们很好,最近刚从西藏旅行回来。”烛炎彬彬有礼,笑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沉稳镇定。我敛起看向他余光,眼神无处安放。

  烛炎嘴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似笑非笑,偶尔朝我飞过一抹冷厉的目光。校长察觉到他的视线,笑笑,“她是江教授的孙女,江流。小流,他是烛炎,可是很厉害,是心理学、哲学双博士。”

  他是很厉害,我已经见识了。我笑笑,肌肉僵硬,这副皮囊一点也不好用。

  “校长过奖了。”烛炎颔首,沉思的看看我,语气掺杂着一丝丝戏谑,“江老的孙女,初次见面,我是烛炎,很高兴认识你。”望着我的视线沉稳凌厉。

  初次见面,呵,我刚在警局见的是鬼吗?我堆出一脸的笑,“我也很高兴。”

  董守方面色欣慰,喝了一口水定定神,嗓音往下压了压,还没说话,我抢先道,“校长,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不去您家吃饭了。”

  “你刚不说饿吗?”

  我使劲摇头,“不,我一点也不饿。”掀起眼帘瞥了眼烛炎,见到他我就饱了。

  “我走了!”我泥鳅一般溜出去,身后门关上,我倚着门长舒一口气,没多做停留,赶紧开溜。

  我没回宿舍,冒雨钻进食堂,叫了番茄炒蛋,要了米饭,先吃再说。这个烛炎居然会来学校,我有点着急,不知道着烛炎是安得什么心。他知道我不是人,要除掉我?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轻轻地叹气,虽然我不喜欢人,但我也不喜欢杀人。

  尽管我很擅长让人忽略我,但没能没逃过他,我的饭菜刚刚端上来,烛炎就到了。

  我掀起眼帘,望着正在落座的烛炎,比起毫不起眼的我,烛炎很惹人眼球,侧脸尤其好看。真想把他做成标本,留着把玩也好,我叹口气,心中暗道。

  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二)

  石村,位于苍莽山脉中,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

  清晨,朝霞灿灿,仿若碎金一般洒落,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

  一群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几岁不等,能有数十人,在村前的空地上迎着朝霞,正在哼哈有声的锻炼体魄。一张张稚嫩的小脸满是认真之色,大一些的孩子虎虎生风,小一些的也比划的有模有样。

  一个肌体强健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穿着兽皮衣,皮肤呈古铜色,黑发披散,炯炯有神的眼眸扫过每一个孩子,正在认真指点他们。

  “太阳初升,万物初始,生之气最盛,虽不能如传说中那般餐霞食气,但这样迎霞锻体自也有莫大好处,可充盈人体生机。一天之计在于晨,每日早起多用功,强筋壮骨,活血炼筋,将来才能在这苍莽山脉中有活命的本钱。”站在前方、指点一群孩子的中年男子一脸严肃,认真告诫,而后又喝道:“你们明白吗?”

  “明白!”一群孩子中气十足,大声回应。

  山中多史前生物出没,时有遮蔽天空之巨翼横过,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亦有荒兽立于峰上,吞月而啸,更少不了各种毒虫伏行,异常可怖。

  “明白呀。”一个明显走神、慢了半拍的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叫道。

  这是一个很小的孩子,只有一两岁的样子,刚学会走路没几个月,也在跟着锻炼体魄。显然,他是自己凑过来的,混在了年长的孩子中,分明还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队伍里。

  “哼哼哈嘿!”小家伙口中发声,嫩嫩的小手臂卖力的挥动着,效仿大孩子们的动作,可是他太过幼小,动作歪歪扭扭,且步履蹒跚,摇摇摆摆,再加上嘴角间残留的白色奶渍,引人发笑。

  一群大孩子看着他,皆挤眉弄眼,让原本严肃的晨练气氛轻缓了不少。

  小不点长的很白嫩与漂亮,大眼睛乌溜溜的转动,整个人像是个白瓷娃娃,很可爱,稚嫩的动作,口中咿咿呀呀,憨态可掬。这让另一片场地中盘坐在一块块巨石上正在吞吐天精的一些老人也都露出笑容。

  就是那些身材高大魁梧、上半身赤裸、肌腱光亮并隆起的成年男子们,也都望了过来,带着笑意。他们是村中最强壮的人,是狩猎与守护这个村落的最重要力量,也都在锻体,有人握着不知名的巨兽骨骼打磨而成的白骨大棒,也有人持着黑色金属铸成的阔剑,用力舞动,风声如雷。

  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多洪荒猛兽毒虫,为了食物,为了生存,很多男子还未成年就过早夭折在了大荒中,想要活下去,唯有强壮己身。清晨用功,无论是成年人,亦或是老人与孩子,这是每一个人自幼就已养成的习惯。

  “收心!”负责督促与指导孩子练功的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一群孩子赶紧认真了起来,继续在柔和与灿烂的朝霞中锻炼。

  “呼……咿呀,累了。”小不点长出了一口气,一屁墩儿坐在了地上,看着大孩子们锻炼体魄。可仅一会儿工夫他就被分散了注意力,站起身来,摇摇摆摆,冲向不远处一只正在蹦蹦跳跳的五色雀,结果磕磕绊绊,连摔了几个屁墩儿,倒也不哭,气呼呼,哼哼唧唧爬起来再追。

  “好了,收功!”

  随着一声大喝,所有孩子都一阵欢呼,揉了揉酸疼的手脚,而后一哄而散,冲向各自的家中,准备吃早饭。

  老人们都笑了,自巨石上起身。而那些身材健壮如虎的成年人则是一阵笑骂,数落着自己的孩子,拎着骨棒与阔剑也快步向自家中走去。

  石村不是很大,男女老少加起来能有三百多人,屋子都是巨石砌成的,简朴而自然。

  在村头有一截巨大的雷击木,直径十几米,此时主干上唯一的柳条已经在朝霞中掩去了莹光,变得普普通通了。

  “噢,居然有土龙肉,给我一块!”

  这些孩子都很活泼与好动,即便吃饭时也都不太老实,不少人抱着陶碗从自家出来,凑到了一起。

  石村周围草木丰茂,猛兽众多,可守着大山,村人的食物相对来说却算不上丰盛,只是一些粗麦饼、野果以及孩子们碗中少量的肉食。

  事实上,食物不充裕对于石村来说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山脉中十分危险,那些异兽凶禽过于强大与恐怖,每一次去狩猎都可能会有人丢掉性命。

  如果有选择,村人是不愿进山的。因为进山就意味着可能会有流血与牺牲。

  食物对于他们来说非常宝贵,容不得浪费,每一个孩子从小就懂得这一点,饥饿、食物、狩猎、性命、鲜血这些是相连的。

  村头是老族长石云峰的院落,由巨石堆砌而成,紧挨着焦黑而巨大的柳木。院内的灶台前,陶罐内白色汁液沸腾,奶香扑鼻,他正在熬煮兽奶,此外不时将一些药草等投放进去,以木勺慢慢搅动。

  不多时,老人喊道:“小不点,过来吃东西。”

  小不点在半岁时就失去了父母,是吃百兽奶长大的,而今已经一岁零几个月了,若是寻常的孩子早该断奶了,而他却依旧吃的很香甜,不肯断掉,常被大一些的孩子取笑。

  “咿呀,呼……跑不动了。”他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那只五色雀,早已气喘吁吁,此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不点吃奶喽!”一群大孩子起哄。

  “你们这群小皮猴子,还不都是从他这个年龄过来的。”老族长笑骂道。

  “我们可没有在一岁半时还在吃奶,嘿嘿。”

  面对大孩子的取笑,小不点憨憨的笑着,黑亮的大眼眯成了月牙状,毫不在乎,坐在陶罐前用木勺舀奶,吃的很香甜。

  早饭过后,村中几名年岁很大的老人一起来到族长石云峰的院子中,虽然早已须发皆白,但精气神都还很足。

  “最近不太对劲啊,深夜总是有大家伙路过,动静实在太大了,这山脉深处一定发生了什么。”

  “唔,昨天夜里我被惊醒了几次,皮骨发寒,一定是有什么洪荒凶兽与大虫从这里路过。”

  几名老人先后开口,他们或蹙眉或深思,讨论最近的一些危险征兆,觉得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我觉得这大荒深处可能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引起了周围地域一些太古遗种的注意,纷纷赶过去了。”老族长石云峰思忖后说道。

  “该不会是出了山宝吧?”一个老人顿时瞪圆了眼睛,须发皆张,露出惊容。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眼神火热,但很快又都熄灭了眸中的火焰,那种东西不是他们能得到的,远在山脉最深处,没人进的去。

  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能活着进出一趟,山中各种强横物种出没,即便石村所有人齐闯,也连一朵浪花都不会泛起。

  “族长,我们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进山了。”就在这时,一个雄壮的成年男子走进院中,他是狩猎队伍的头领,也将是石村的下任族长。

  “最近有些不太平啊。”老族长石云峰皱眉。

  “可是食物真的不多了。”石林虎道,他身材极为高大,两米有余,背着一口三百余斤的阔剑,整个人壮的如同一头人熊,浑身古铜色的肌肉一块块,如一条条蛇蟒在游动。

  “娃子们需要长身体,不能饿着,得想些办法。”有老人开口。

  “虽然夜里不平静,但白天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我带些人出去,小心一点应该没问题。”石林虎道。

  最后,几十名青壮年男子在村头集合,由族长石云峰带着来到旁边的雷击木前,对着老柳树认真祈祷。

  “祭灵,请保佑族人,让孩子们打到肥美的猎物,平安归来。我们将以虔诚的心,世代祭祀与供养你。”

  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三)

  在族长与一些老人的祷告下,所有青壮年都露出郑重之色,进行礼拜。而不少妇孺也都赶了过来,默默祈祷,祈求去狩猎的亲人可以无恙的回来。

  山脉中太危险,离开柳木守护的村子,外面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充满了恐怖的猛禽与巨兽。

  就这样,村中最强壮的一批人背着巨弓、带着阔剑出发了,走进了山川大泽间,顿时一股大荒气息迎面扑来。

  目送狩猎队伍离去,老族长石云峰领着一群孩子来到村头的草地上,盘坐下来,道:“好了,你们这群皮猴子也该用功学习了。”

  一群孩子顿时愁眉苦脸,一个个没精打采,不情不愿的围坐在了四周,像是晒蔫了的叶子一般。

  “族长爷爷,那些鸟文龟字像鬼怪符一样复杂,实在难学,用心记它做什么?”

  “就是啊,还不如阿爸教我的箭法有用呢!”

  一群孩子全都是苦瓜脸,很抵触。

  “你们这群娃子真不晓事理,骨文是强横的太古遗种天生显化在骨骼上的符号,蕴含了神秘莫测的力量,多少人想学都没有门路。一旦学有所成,不知会比你们的父辈强大多少倍。”老族长恨铁不成钢,数落他们。

  “族长爷爷,你为我们演示一下骨文的力量吧。”有一个稍大些的孩子说道。

  “小不点过来。”族长冲着远处喊道。

  小不点追完五色雀后正在卖力拉扯一条大黄狗的尾巴,闻言迷糊的转头,松开手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眨动着明亮的大眼,道:“咿呀咿呀,族长爷爷什么事呀?”

  “将我教你的那个骨文使用出来。”石云峰道。

  “好呀。”小不点很听话,伸出两只小手,闭上嘴巴,浑身不断用力,憋的小脸都红扑扑了。

  “嗡”的一声,他的手心出现一块光亮,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文字,像是以金属浇铸而成,拥有一种金属光泽与质感,很快另一只手也出现了。

  小不点上前走了两步,将一块比他还高的青石抱了起来。

  “真厉害!”一群孩子惊呼,那才是一个一岁多的小家伙,怎么能搬起这样一块不小的石头?

  “小不点你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吧?”大孩子逗他。

  “咿呀,是的,力气都用光了。”小不点扔下青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心没肺的笑着,很纯净,而手心的符文则迅速暗淡、消失。

  “族长爷爷,这就是你十几年来研究的神秘骨文力量?”一群孩子双眼放光,与不久前兴趣缺缺的样子截然不同。

  “别兴奋,这些只能引你们上路而已,比古代传说中出现的天骨文还差的远。”老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族长爷爷给我们讲一讲外面的世界吧。”一群孩子露出希冀之色。

  石村中所有人都知道,老族年轻时曾与村中十几个强大的族人去过遥远的大地尽头,在外界闯荡过。

  可是十几年前,只有两个人满身是血的回来,其中一人没多久就死去了,唯有石云峰一个人活了下来。

  这些年他一直在研究神秘的骨文,不时以村中体质强的人做试验,这些孩子清楚的知道,他们那些强壮如虎龙的父辈每次被叫去时都会在那座石院中发出阵阵令人心颤的嚎叫,让这些孩子过早的产生了抵触与敬畏之心。

  直到近年老族长的研究缓和下来,才不怎么令村人害怕了。而且,那吃百兽奶与百家饭长起来的小不点被他领养了,成为了最好的研究人选。

  “外界啊……”老人露出回忆之色,一阵出神与怅然后才道:“世界太大,广袤无垠,从一域到另一域动辄数以百万里,没人知道真正有多么广阔,一个人徒步走上一辈子也走不出一域之地,大荒茫茫无尽。人族不同地域间很难通信往来,因为实在太危险了,大地上强横物种诸多,可怕而神秘,纵然是几十万人的部落或者宏伟的巨城,也可能在一夜间被几头太古遗种毁掉。当然,也有强大到难以想象的人类,媲美其他物种的绝顶战力,神威无匹,可称之为人族天骄。”

  一群孩子心有敬畏,同时也很向往,对未知的世界感到好奇,有人问道:“大地山川间有能让人一夜脱胎换骨的地宝与仙药吗,人族最厉害的天骄有多么大的威势?”

  老人笑了,道:“想知道的话就让自己先强大起来。”

  “我们如果掌握了骨文的神秘力量,就能去闯天下各域吗?”有些孩子露出憧憬之色。

  石云峰摸了摸一个孩子的头,道:“不要说其他各域,就是我们这一域,若是有奇人能横穿一半疆土就了不得了!”

  所有孩子都发呆。

  “我能做到的仅是把你们引上路,以后究竟走到哪一步要看你们自己,我教给你们的东西应该不会比外界同龄的孩子学到的差。”老人说到最后,眼中露出异光,摸了摸怀中一块奇异的玉骨。

  一群孩子围坐在老族长的身边,终于收心,开始认真聆听教诲,一直到午时才散去。

  “太难了,族长居然说要几年才有个别人能将少许骨文化入体内,而大多数人可能永远不会成功。”

  “可是小不点才豆丁那么大,他居然做到了。”

  小不点很无辜的眨巴着大眼,而后又去拉扯那条大黄狗的尾巴了,大黄狗则更无辜的汪汪叫了起来。

  红日西坠,在夕阳的余晖中,整片石村都被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彩,远处猿啼虎啸,而这里大片的石屋却宛如远古神庙般神圣、祥宁。

  数十人出现在地平线上,被夕阳在地上拉扯出长长的影迹,而身体的轮廓则被晚霞镶上了道道金边,显得无比高大与雄健,几乎每一个人都拖着一头巨大的猛兽,满载而归。

  “回来了!”早已站在村头等待多时的一群妇孺一阵欢呼,心中的不安与惶惧一下子消失了,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阿爸他们平安回来了!”

  “天啊,竟然有这么多的猎物,真是一次罕见的大丰收!”

  这次狩猎非常成功,几十名成年男子都有所获,猎物中有体形庞大的龙角象、有状若牛的独足夔兽、还有水桶粗细并生有双翼的飞蟒……

  村中的老人们露出惊色,这些生物平日间很难对付,有些称得上是凶兽,而今日却被猎杀了这么多,血迹斑斑,实在出人意料。

  比如那龙角象,象身坚若铁,铁矛都难以刺透,一双龙角更是锋利如钻刀,能将巨石轻易粉碎。而那夔兽其音如雷,若在近前,可将人活活震死。至于那肋生巨翼的飞蟒则是山林杀手,可以突然自一座山头扑杀而下,极其可怖。

  猎物中还有几种更厉害的生物,如通体赤红的双头火犀、血脉不纯的貔貅……这些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凶兽,发现它们后应该远远地绕着走,但而今却被猎杀了,严重不符合常理!

  “这次真的十分幸运,我们满载而归,却没有一个人受伤。”狩猎队伍中的头领石林虎畅快大笑,向族长与村人解释。这几日夜间,山脉中有超级巨兽路过,地动山摇,踩死、踏伤了很多山兽,白天他们一路追踪,击杀了不少重伤的凶兽,这些在平日都是需要村人躲避的强横生物。

  “山中有些大脚印的形状类似人足,但是真的太大了,足有近百米长!”

  “那么大?!”村人们惊呼,这实在是一则骇人的消息。

  就是村中的老人闻言都不禁倒吸冷气,越发认定山脉深处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将大荒附近的一些太古遗种引来了。

  不管怎样说,这是一次大丰收,族人都满心欢喜,石村中充满了孩子的嬉笑声,一片喜悦的气氛。

  族长石云峰带领众人走向柳木,抬着数十具兽尸来到近前后,将所有血迹斑斑的凶兽都放在了石台上,显然这是一个大型祭台。

相关热词搜索:江流 小说
  • 1、冰与火之歌第六季(共8篇)(2015-08-30)
  • 2、三体小说简介(2015-10-25)
  • 3、雪域雄鹰 原型小说 雪域雄鹰小说 雪域雄鹰改编哪个小说(2015-11-28)
  • 4、车站小说感动语录(2015-12-17)
  • 5、古龙小说里的雨雪(2015-12-19)
  • 6、经典青春小说(2015-12-19)
  • 7、剑开头的网游(2015-12-19)
  • 8、古时候科举谁判卷(2015-12-19)
  • 9、青衣拂过绿萝(2015-12-19)
  • 10、小说里的经典语录(2015-12-22)
  • 11、小说里经典的话(2015-12-23)
  • 12、对婊子说的经典语录(2015-12-24)
  • 13、类似 缥缈孤鸿影 名字(2016-01-01)
  • 14、霸气的帝国名字(2016-01-16)
  • 15、经典说 让经典说话(2016-01-23)
  • 16、低调平凡网名(2016-01-25)
  • 17、婆娑双树语录(2016-01-26)
  • 18、小说中的经典语录(2016-01-26)
  • 19、小失落的话语(2016-01-27)
  • 20、残疾人的网名(2016-01-29)
  • 21、玄幻小说经典语录(2016-01-29)
  • 22、未见萤火虫语录(2016-01-29)
  • 23、玄幻小说里的经典语录(2016-01-31)
  • 24、言情经典小说对话(2016-02-03)
  • 25、言情小说的经典话语(2016-02-03)
  • 26、如花美眷的神话(2016-02-08)
  • 27、夫妻恩爱的对联(2016-02-11)
  • 28、亦舒心语(2016-02-13)
  • 29、小说经典语段(2016-02-13)
  • 30、小说里的话(2016-02-14)
  • 31、好听唯美的花名字(2016-02-14)
  • 32、和老婆在床上说的暧昧话(2016-02-14)
  • 33、后悔莫及的话(2016-02-14)
  • 34、小说感人的话(2016-02-14)
  • 35、夫妻恩爱对联(2016-02-16)
  • 36、言情的文字(2016-02-19)
  • 37、情人缠绵分手语录(2016-02-20)
  • 38、言情话语(2016-02-20)
  • 39、写老公的话开头怎么写(2016-02-21)
  • 40、小说搞笑语录(2016-02-22)
  • 41、各种小说的经典语录(2016-02-26)
  • 42、沧月小说(2016-02-28)
  • 43、桐华有哪些小说(2016-02-28)
  • 44、言情经典台词(2016-03-01)
  • 45、幽默笑话小说(2016-03-01)
  • 46、小说蜗居经典语录(2016-03-03)
  • 47、言情小说男主语录(2016-03-04)
  • 48、纯美段落(2016-03-08)
  • 49、古代小说经典语录大全(2016-03-10)
  • 50、梁羽生语录(2016-03-10)
  • 1、“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由中国招生考试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中国招生考试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有江流 烛炎的小说" 地址:http://www.chinazhaokao.com/tuijian/754002.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